不义而富且贵,于心安乎

 


看完2010年的感动中国,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只为那孙水林和孙东林兄弟。2010年腊月26日,身为哥哥的水林从北京筹够26万元现金赶回老家给在自己手下辛苦一年的农民工发工资,途中不幸出了车祸,一家五口遇难。结果弟弟东林在巨大的丧亲之痛中,凑足33万,“凭良心”在大年三十前将工资全部兑现清楚。其景可哀,其情可叹,其“信”可嘉。


丧失亲人后给人兑现金钱不足道,值得称道的是,他家丧失了五个亲人,而且兑现的是33万元的大数目。普通人也许常有这样的事,丈夫欠人500块钱,某天意外去世,做妻子的在承受了巨大的丧夫之痛后,忽然想起丈夫欠下的债,于是毫无怨言地去偿还了。这是正常的。丈夫去世,妻子努力撑着这个家,而且500元的数字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而孙水林呢,一家五口罹难,只剩孤女孙云,孙云年幼,她尚且需要别人抚养,怎能再撑起这个完全倾覆的家?而弟弟东林,从中国的家庭传统来讲,已经另立门户,如果死赖皮说“只吃亲戚家的饭,不管亲戚家的事”,别人也拿他无可奈何。或者他一口咬定26万元现金在车祸中遗失,众多农民工呢,看在死去的五条人命的面子上,大家也只好沉默了,虽然大家心中不满,但是想到人家连命都没了,自己亏损点钱算得了什么呢,更多的人也许会以“消财免灾”来安慰自己了,那么这33万巨款也够东林挥霍半生了。


然而东林没有这样。兄弟生死接力,让人肃然起敬。一个倒下,另一个毅然举起诚信的大旗,按照20年的惯例,绝不超过大年三十,不因为自家的遭遇而丧失了良心。水林虽然走得匆忙,但他短暂的一生,真正做到了“上不愧于天,下不怍于地”,所以虽死无憾。


一个推选委员说的好,他们的行为“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缺失”。我想,也许,因为当今社会存在太多的缺失,才让我们倍觉水林东林兄弟精神的可贵。“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原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没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然而文明社会的人文明到用更文明的方法欠债不还钱,用更文明的手段杀人不偿命。


我有一个外科医生朋友,终日奔忙 ,忙着做手术,忙着追要拖欠的医疗费。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讲道,时常有病人,做完手术后,治疗一段时间神秘消失。花费的几万元无法追回,最后医院则扣除他当月的工资。我说:“不续费就停药嘛。”他说:“停了药假如病人伤口感染,最后死亡,这就是你医生的重大医疗事故。”我说:“治病交钱这是天经地义的啊。”他说:“现在国家上下一片呼声,‘不交钱就不治病吗,医德何在?只认钱不认人命?’唾液会把你淹死。”我们时常认为病人是弱势群体,认为医生是白眼狼,从这位医生朋友口中得知,现在社会,舆论把医生骂的狗血喷头,他们承担着“看病难,看病贵”的全部压力,开药必须开“合作医疗报销”的药,收入远不是人们口中传言的那样丰厚,每月还要因中途开溜的病人扣除一些工资,实为凄惨。


朋友说,“牛病人”原来越多,动不动不分青红皂白联合一大群亲属在医院聚众闹事,有的病人入院时病情很重,属于无药可救型的,尽力抢救但最终死亡,这些家属也把这当成医疗事故,恣意闹事,常常大打出手,医生们人身安全无法保障,而医院为了声誉,为了尽快息事宁人,常常用十几万或几十万的赔款来解决问题。而几次的为了“声誉”、为了尽快解决问题的巨额赔款最终演绎成,更多的人冲着十几万或几十万元而来,而且来势汹汹。


对金钱的欲望让一些“牛病人”失去基本的诚信,也失去了最起码的良心。可悲,可悲呀。


“三聚氰胺”事件至今让人心有余悸。妈妈们成为惊弓之鸟,再也不敢相信名牌奶粉。然而大部分妈妈抵抗奶粉再坚决也只有三个月,休完三个月的产假后,就不得不正常上班了,上班后因为工作压力母乳量急剧下降,三个月的宝宝没有母乳,没有牙齿,消化能力很弱,不吃奶粉吃什么。于是妈妈们半信半疑提心吊胆地给宝宝吃着所谓的品牌奶粉。也许其他的品牌没有查出三聚氰胺,但谁知道,有没有“五聚氰胺”“七聚氰胺”?只要在网上随便搜一下,就会发现“虫子奶粉”、“ 皮革毒奶”、“ 麦芽糊精”等骇人听闻的消息。然而不管多害怕,多怀疑,妈妈还在买奶粉,不吃怎么办,难道把宝宝饿死吗?


一部《你赔了,我赚了》的电影,真实地揭示了如今的一些名牌面目,“名牌”是怎么来的?是广告炒起来的。广告又是怎么来的?是专门的广告制作商发挥聪明才智做出来的。盲目相信品牌和广告的朋友,有必要看看这部电影,就该明白每天充斥我们眼球的广告和品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真相,就该明白某些利欲熏心的人在如何玩弄我们广大消费者的。


如今的中国不知还有什么敢吃,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人做不到的。地沟油,让人们买油时多了一些恐惶。又长又嫩的豆芽,无不是用添加了激素的;大如拳的猕猴桃,无不是打了增大剂长成的;白如玉的银耳,无不是用硫磺熏蒸而成的;五花八门的罐装食品,无不是防腐剂的;色彩鲜艳的饮品,无不是添加色素的;色白如雪的面粉,无不是加了增白剂的;劲道好的米线、粉带,无不是添加明胶和吊白块(二者都可致癌)的;长得完整的无虫咬的蔬菜,无不是沐浴着农药长大的;至于泡菜、腌菜、豆瓣酱,不用再添加任何东西,本来就含有致癌物质。


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大国,人们却为吃的发愁。我们虽不敢吃这些食品,我们却都在吃它们,因为大家都在吃,“别人不怕我怕什么”。一个果农告诉我,他们村的人都不吃猕猴桃,这些加了增大剂长大的猕猴桃,全都卖了。我问:“那你们吃什么水果?”他说:“买苹果、梨子吃啊!”我心叹:愚夫啊。只想到自己产的猕猴桃可以骗人赚钱,却不知别人产的苹果、梨子也可以骗人赚钱啊。


如今的怪病、疑难症越来越多,有人呼吁,希望有一个人横空出世,来规范一下我们的广大市场,抓几个“典型”,以儆效尤。这样就能少一些“怪病”。依我看,国人的病不在躯体,病在良心,只要把良心上的大毒瘤给根治了,人人明白诚信大于天,良心乃道德的底线,不为一己私利而害人,不为暴利而不择手段,不仅国人的怪病会少下来,我们的社会也会清澈许多。


孔子云: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我则说:不义而富且贵,于心安乎?

《不义而富且贵,于心安乎》有1个想法

  1. 病在良心,说得好。社会上这样的人不少,多遗憾。[quote][b]以下为随心而语的回复:[/b]
    谢谢您,鄙人是教师队伍里的“后生”,刚开的博客,请三江客老师多多指点。[/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