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之美

     常在很多作品中看到作者大赞樱花之美,我不由得心生神往之情。此前,又读到一篇文章,说的周恩来临终时希望再去看一看日本的樱花,遗憾的是总理的这个愿望最终未能实现。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花,让一代伟人,即将仙去之时如此牵挂在心。但愿总理的天堂里开满了樱花,一如他魂牵梦绕的那样。如此,樱花这一种植物,让我对充满民族深仇大恨的日本,有了一点原谅。然后,我至今也没有亲眼目睹樱花的芳容。我渴望这样的机缘。

     今晨,朋友H打电话让我到与商中园毗邻的党校去买一个CD。这个单位,与我们的园子只一墙之隔,然多年来无事不蹬三宝殿,大有“虽鸡犬相闻,然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原因很简单,一,里面没有我认识的人;二,里面没有我需要见的人;三,里面没有我牵挂的人;四,里面没有我要办的事。晨曦微吐之时,奉朋友之命,我屁颠屁颠地踏进这个院子。


进门后,绕过一栋古楼,从它的侧翼下穿过。大院里一副“人迹罕至”的样子,顿时我如入无人之境,踱着方步在院子里东张西望起来。一抬头,我惊呆了:满树繁花,静静地在晨曦中绽放,一如一个盛装待客的美人,笑靥堆满娇嫩的脸庞,她笑得那么温婉,那么开心,那么高雅,那么脱俗,低调矜持,却又奢华至极,她不言不语,不动声色,用她那调皮而又明亮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似乎在说“欢迎!”


我像一个胆小害羞的少年,在一个林荫小道上邂逅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梦中女孩,一时间手足无措,似有成千上万只小兔子在我的心口扑通乱跳,我结结巴巴地在心里说:“樱……樱花,你真的是樱花吗……”我平静了一下,壮着胆子向我的梦中女孩走过去……她并不在意我的怯懦,依然温柔恬静地笑着。


她那甜美而清新的笑容给了我力量,让我战胜了自己的羞怯,呆呆地站在她的身旁,仔细打量起她来。她果真是一个花中仙子。她周身穿着粉红的霓裳羽衣,羽衣上缀满了无数的花朵。它的花瓣层层叠叠,像天边一片片的轻云,像少女双颊的绯红,将中间那淡黄色的蕊层层围住,每一片花瓣都被造物主用剪刀精心裁剪成宽度不一的齿状。这些姐妹花似乎很懂得团队的合作,她们中的每一个,并不要一枝独秀,一朵与周围的五六朵携手构成一个大大的圆圈,远远看去,似乎是编织的花环。有的因为手臂伸拉得不够长,拉成的圆圈比较小,所以这五六朵的花就构成了一个紧紧簇拥的花团。然而她们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姿态站立在枝头,都在这个早晨占尽春色。


我站在树下,想要倾听每一朵花的絮语,让她们讲自己的前世今生;想要嗅到他们芬芳的香味,让她们浸入到我的每一个毛孔;想要看清每一朵花的娇容,以便梦中相会时我能准确地认出她是哪一个枝头的花魁。这绚极了的花,谁在陪衬呢?叶。我这才想到了她的叶。当我看到了她的叶时,我惊呆了,她的叶简直和樱桃树的叶子毫无二致,我又仔细观赏了她的枝干,我完全确定它的名字,对,她一定是樱花,因为她的枝干也是樱桃树的枝干。我知道,造物主在制造他们的时候,一视同仁,樱花容貌姣好,天生丽质,那就让她供人们观赏之用;樱桃树花容平凡,就赐给她甘甜的果实,让人们迷恋她的味道。总之不能厚此薄彼,这样樱桃树和樱花二姐妹,从此以后,一个精心梳妆,专门站在风景迷人的街区,迎来送往,让人们流连忘返;一个勤恳劳作,专门站在田间果园,等候贪食甜果的孩童攀高采摘,以飨他们的远道而来。


当我手持CD从党校出来的时候,晨风吹起了我额前的发丝,我想象,身后那站立在风中的樱花树上,有无数只蝴蝶在晨风中翩翩起舞,她们在窃窃私语,猜测我下一次来访的时日;还有无数的姐妹花手挽手围成一圈在晨风中载歌载舞,在欢庆这个美好的早晨。


朋友,明天早上,后天早上,大后天早上,以后的每一个早上,我请客,不是请吃饭,请唱歌,请泡温泉,而是请赏花,请观赏那绚丽至极的樱花。一场由我做东,由造物主盛情款待的春天盛宴——来吧,朋友,我请客!

《樱花之美》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