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得那”桃花”

朋友登山归来,手持几枝桃花,我走过去,一边戏称她是“采花大盗”,一边俯身轻轻地嗅了嗅,朋友看我喜爱,就赠我三枝桃花。谢过之后,我回到房子,取出久置未用的花瓶,灌入清水,它们便入住“新家”了。

其实,一周前,我也曾携稚子登山。为了和宝贝能赏到更多的桃花,我们弃大路而潜入山林深处,果然我们邂逅了无数的桃株。一番饱饫之后,宝贝牵来一茎花枝,想要“占为己有”,但我告诉她大自然更喜欢文明的赏客,几个月后它定会以漫山遍野的甜桃来奖赏这样的人。 为了等到那诱人的甜桃,下山时,宝贝只是在桃株下捡拾了几瓣落英便回来了。


桃花在瓶里幽幽地盛开,散发出缕缕清香。当我凝眸于它们时,忽然想到了一个让自己啼笑皆非的问题。曾经,我不愿采花,也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暴殄天物,而今却愿意向“采花大盗”索要她的花枝,也乐意张开鼻翼歆嗅瓶中的残花断枝送来的清芬。这就好比我怯于更耻于做“恶人”,当别人“勇敢”地做了“恶人”后,我却心安理得地享受他做“恶人”给我带来的好处。


如此说来,在我的潜意识里,我还是欲得那桃花,只是耻于做“恶人”罢了。想到此,我如芒在背,不能安坐了。同时也庆幸,多亏了只是几枝桃花而已。不过现实社会中,光鲜诱人的“桃花”可真是星罗棋布了,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地控制自己的欲望,恐怕会遗患无穷的。


很多人,肯定不会去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因为那样有昧良心。但当有人“仿真”制造了冒牌产品后,为省成本,他却绕过正规厂家的产品,乐得销售这些伪劣产品,享受其中的暴利。我们经常在商场看到的形迹可疑的“美的微波炉”,来历不明的“恒源祥羊毛衫”,山寨版的“南极人”,正以“跳楼价”“挥泪甩卖”,正是拜那些黑心贩子所赐。只见那摊前人头攒动,有的狐疑不决,有的从众购买。等到发现质量问题,再回首,“斯人已远去”。大多数消费者也只有哑巴吃黄连了。假冒伪劣产品为何能在如今市场大行其道?黑心厂家自然罪不可恕,但是那些甘心给黑厂家做“帮凶”助纣为虐的贩子也难辞其咎。


很多人,肯定是不会去偷窃的,因为那样可耻。但是当别人偷来了“黑宝马”“黑枪支”“黑绿驹”“黑苹果”,他却愿意低价购买。虽然没有直接偷,却在享受别人偷来的赃物。这样就等于纵容了那窃贼行窃。可是,谁又能确定这次窃贼偷别人,下次就不会偷自己呢?所以,当遇到窃贼向自己兜售赃物时,不要贪图眼前的小利,大胆地拨电话报警吧。


很多人,如果让他持刀上街杀人,他肯定不会,因为那样违法。但当有一条杀人的“生财之道”摆在他的面前时,他就毫不犹豫了。为了使白面更白,他毫不犹豫地用增白剂;为了使大米更鲜亮,他毫无犹豫地用石蜡;为了使米线、粉条更有韧性,他们毫不犹豫地使用塑化剂;为了让猪肉更纯更瘦,他毫不犹豫地用瘦肉精;为了让西红柿早熟,他毫不犹豫地注射催红素;为了让黄瓜保鲜久一些,他毫不犹豫地涂抹避孕药;为了让西瓜个头大,他毫不犹豫地用膨大剂;……果蔬,采摘时间且不论,农药是不惜的。果树离开农田,即将踏上运输之旅时,福尔马林是断然不能少的,否则,果蔬腐烂了就要亏损了。进了超市,更不能容忍它溃烂了,再次加大福尔马林的用量……农夫、贩夫、老板都怕亏本,消费者就把各种农药各种激素各种防腐剂全部都吃了吧!有人死了,与农夫、贩夫、老板都无关,因为他们没有持刀在现场。而且已经证实,他们的死,不是谋杀,是病亡,而且是无法医治的癌症。


很多人,正如我一样,既没有勇气采“桃花”,又没有勇气拒绝那“清芬”。还好,真幸运,我没有勇气拒绝的只是那两三枝桃花的芬芳。当万丈红尘的“利益桃花”盛开时,多少人欲得那“桃花”,争先恐后地朝那片“芬芳”奔去,不择手段,不畏国法,不怕祸国殃民,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试问那些利欲熏心之人,身处中国目前这个“大染缸”里,难道你在染黑别人的同时,就不惧怕有一天自己被染黑?你用石蜡涂抹苹果的时候,虽然可以躲开吃石蜡苹果的命运,难道就可以逃避吃石蜡大米的劫难?即便逃避了石蜡大米,也可能躲不过瘦肉精;即便躲过瘦肉精,也可能躲不过“挥泪甩卖”的“老人头”“七匹狼”“皮尔.卡丹”……难怪有人说,中国古代贫时易子而食,如今富了却易粪而食。那些摘折利益“桃花”的昏聩之人啊,你虽然暗自窃喜自己“造粪”或者“卖粪”而能牟暴利,却万万想不到,你只是躲过了“食”自己的“粪”罢了,你哪能不“食”别人的“便便”呢?因为如今多的是和你一样欲图暴利的昏聩之人哟!既然,你“卖粪”获得的暴利终究逃不过去买别人的“几坨便便”,你又何必自作聪明?岂不闻,古人云“多行不义必自毙”?


为今之计,只有每一个被暴利冲昏头脑的人,放弃以“造粪”“卖粪”为业的可耻行径,寻求正规合理的营生,目前这个“大染缸”才会渐趋清明洁净,自己也不会身受其害。


万丈红尘,利益的“桃花”固然芬芳诱人,逐利也无可厚非,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以正道取之,染缸岂能错过自染,害人怎能错过自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