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的名片

        有好多人说,听我的口音,大概断定我是山阳人。淡淡莞尔之后,便对山阳产生了好奇。眼下正是春暖花香、草木抽芽之际,我决定移步山阳,去看看那个“冒充”我家乡的神秘之地。


    那个周末,我和点点预备攀登天竺山。汽车驶入山阳之后,天降中雨,于是我们只能中途易辙,去了古朴典雅的漫川古镇。因雨与天竺缘悭一面,这让我于心不甘。上个周末,适逢天朗气清,我和宝贝再次启程,下定“不去天竺不回头”的决心。
    虽然之前对攀登的艰难早有耳闻,但我还是低估了此山的险峻和迢远。我和宝贝乘索道至半山腰,举目仰望,看到天竺之巅。我以为那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便慨然前行。起初,坡缓路平,我们边走边将四周美景收之摄像机。不料渐行渐陡,然“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行至愈险,所见也愈奇。巉岩壁立,枯木倒地,古杉参天,虎豹之石,虬龙之松,栖鹘之巢,幽深之堑,尽收眼底。再行便至更险处,有恐高症的我,往往已经自顾不暇,遑论拍景。点点身轻如燕,路虽崎岖,却能如履平地,步伐轻盈,于促狭之栈道上雀跃欢呼,翩然起舞,遇到奇观,便惊呼长啸,可一回眸,却发现胆战心惊的我被遗落在十米开外,于是跑回来拉我一把。转了九九八十一道弯之后,忽然发现,远处峭壁之上,一亭翼然,招人憩息。于是我们又向此亭迈进。沿途巨松遮天蔽日,松下竟有积雪斑斑。谁料,山风遽起,哗然呼号,草木震动,松涛汹涌,随之骤雨袭来,顿时脚下平添一层湿滑。一路跌跌撞撞,终于抵达了那亭子。伫立亭中,放眼望去,四周群山已在脚下。烟雨迷蒙中,尚能望见对面山上梯田井然,阡陌纵横,农舍已远小成一个个火柴盒。俄而雨歇,远近山峦云雾缭绕,渐渐地,自己仿佛已置身于云海雾涛之中,四周群山已然隐没于云雾烟霞之中。此刻的自己,不是神仙,已沾有三分仙气了。
    山中云雨来去匆匆,很快,太阳在云层中露出半个脸,山中“众神”迅速腾云驾雾而去,“仙境”也随之消逝。站在亭中朝下凌空一望,没有了云衫雾裾,万仞绝壁的光滑胴体昭然若揭,暴露于天光之下。我一阵眩晕,两股战战,几欲后退。不料身后是一“牛背梁”,我惶惶不安地趴上“牛背”,改直立行走为手脚并用,匍匐前进,不敢顾盼左右,点点则咚咚咚地跑完“牛背”,坐在阔地处的虬根上给我鼓劲。我以为如此便到了山巅,不想眼前却出现“清风岭”“北峰”“云盖观”“天竺大顶”四个方向的路标。看来我们才走完全程的五分之一。
我们下了这座山,又上了那个梁,下了那个梁,又上了那个岭。同一座山,在这个岭上和在那个梁上看,是截然不同的风景。每一座山都有与他山不同的风姿,每一道梁都能眺望到远处新鲜的旖旎风光。当我们终于在峰回路转中见到了那个久违的索道口,顿时眼前一亮,疲倦的双足可以暂得一憩了。
    下了山,站在山麓对着背后的天竺做临别的回眸一瞥时,忽然发现,那个号称“天柱”的山峰,我们竟然绕过去了。原本,鉴于它的陡峭,我们只准备站在这个“擎天之柱”下向天仰望,近距离地目睹它的雄姿,谁料当自己置身群山中时,峰峦如聚,松涛如怒,山路蟠曲,又多歧道,迷迷糊糊在那些岭那些梁中游走观赏,竟错过了众山之首!这正如逛庙没拜真佛,有点遗憾。不过留点遗憾也好,这样,我下次还可以有借口再来山阳。
    的确,有朝一日我还要再来山阳。因为曾经邂逅的一些人,那么匆匆,无缘再见。如来天竺山,也许会有机会与那些记忆中的面孔再度重逢。
    那些人,是我前往天竺的路上邂逅的过客。匆匆偶遇,匆匆离散。如今虽时过境迁,可那一张张脸孔,却未能相忘。
    那天是周五。是学校里放学的日子。当我和宝贝踏上开往天竺的最后一班车,车上已经没有座位,很多急着回家的学生站满走道。司机旁边的发动机盖上也坐满了人。正在我踌躇是否退票之际,坐在发动机上的一个中年妇女,把点点拉到跟前,抱在她的怀里。并告诉我,车已启动,让我站稳扶好。
     为了宝贝的安全,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她抱着我的孩子,就像抱着她自己的孩子那样自然。她四十五六的样子,皮肤微黄,额头、眼下、嘴角有细纹丛生,一脸的平和安详,眼睛略微浮肿,却透着和蔼、亲切、慈爱、母性的柔光。她的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小脸贴着她的胳膊。这显然是她的孩子。我连忙让点点起身,告诉点点:她坐的那个位置,应该是哥哥的。可是这位母亲却侧过脸去跟小男孩讲:你已经八岁了,妹妹还小,妈妈要照顾这个小妹妹。小男孩点点头,很温顺地把脸贴在她肩上。车子匀速行进中,我的心里暖流涌动。询问中,得知她是山阳法官人,带孩子到县城读书,顺便卖点小吃给孩子赚点零花钱,今天周五,和孩子回农村锄地。虽是一个寻常妇人,可能不一定有多少文化,也不一定见过什么世面,却懂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朴素道理,并能践行。我的内心,油然而生的不仅是谢意,更是敬意。

    到了既定的地点,司机示意我们母女下车。我从她的怀里牵过点点的手,向这位同路的妇女告别道谢。我将前往天竺,她将前往法官。我们不是朋友,更非亲人,只有一车同行的缘分。但当汽车再次启动,驶向远方的时候,我站在风中向她挥手,内心的感动化为眼里的潮湿……
    我以为此地正是天竺山脚下,从路标得知前往天竺山麓还有八里路。此时天色已晚。正在我犹豫之时,两个和我们同时下车的女孩走了过来,一看便知是高中生。简短交谈之后,得知两个女孩家住天竺山后面更远的深山里。看到我带着孩子,其中一个女孩主动提出愿意带我们到附近她舅舅家住宿,次日再行登山。很快,她舅舅、舅妈一家五六口人站在院子里热情地迎接我们了。安顿好了我们母女,两个女孩辞别了舅舅一家。眼看天黑,我也极力地挽留她们今晚留宿舅舅家。但女孩们说,已有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很想早点见到父母,她们结伴而行,有手电筒照亮,不会有事的。说完,飘然而去。
    这两个来自山阳中学的女孩,淳朴可爱,善良热心,她们那明眸皓齿、双颊微红的样子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
    我是个幸运儿,两次山阳之行邂逅了好多热肠古道之人。在公共洗手间主动帮我看孩子拎行李的陌生女孩;在农家乐对我家宝贝格外照顾的女主人;在酒店我们点餐之后热心送给宝贝免费品尝豌豆荚、香椿鱼的老板娘……
    此去天竺,虽然路途迢迢,旅途劳顿,然而,一路心情愉悦,因为不仅山清水秀,而且钟灵毓秀。天竺山,不愧为山阳的招牌,陕南的名胜。那淳朴热心、友善助人的山阳人,更是山阳的名片,天竺景区的无声广告。
    回来的路上,我乐滋滋地想,难怪山阳可以“冒充”我的故乡,原来胸襟博大的它把我当本地孩子一样接纳和爱护。愿所有前往山阳的旅人都有和我一样宾至如归的感觉。

《山阳的名片》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