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中的“野马”

    好端端的周六,被抓壮丁似的抓去为准公务员们监考了。
    鲁迅表明他“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可见鲁迅眼中的“中国人”有多坏。不幸鲁先生一语成谶,“中国人”果真很坏。单看监考程序的设计,就知道现在的学生和监考老师已经坏到何种程度。入场时以金属探测仪搜身,那是必须的。入场后签名,那是甄别替考的一道工序。入座后,以存根照片、身份证再次审查身份,替考者纵使有万般能耐,也无法逃过两名监考和楼层巡考的火眼金睛了。如今还有更绝的监控,那简直是身份审核的杀手锏。替考可能逃过监考者的眼睛,但无法逃过电子眼的监视,你的相貌,你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行为习惯,皆在电子眼的窥伺中……为防止老师与考生沆瀣一气,入场前临时抽签,才确定你所在的考场,为防止你进入试场的途中提前窥伺考题,入场后,要经考生查验其是否密封。虽然目前还没有发展到让监考者像T台上走秀的模特一样手握试题袋在教室里巡回猫步一圈的境地,但当你在讲台上举臂一亮的瞬间,就似乎在说:“尽管我被揣测得很坏,但不幸我还没有坏到那个地步,你们看,卷子密封完好!”行完亮袋仪式后,再请两名考生亲自查验并签名以证明执考者的清白。同时老师也应签名来自证清白。以往只是在签签名、填填表,以昭身正,今年又多了一道新工序:教师还必须在薄如蝉翼的封签上署上大名,那赫赫笔记便可表明从头到尾都是你监考,绝无旁人冒名顶替,足见如今的老师们比往年又坏了很多。注意:运笔要轻,否则一不小心将封签划破一道口子,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难不成你装订后又欲行不轨?到那时你定然百口莫辩,难辞其咎了。
   按部就班地完成了各道工序,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考生们正在低首凝思,飞笔疾书,你也只有枯坐的份了。
这次监考被抽到“励志楼”,那是一个工字楼。靠外是南工,靠里是北工。我的搭档武氏“武才人”(男)戏言:“外间光芒万丈,是阳刚的乾清宫,里间阴暗不明,是阴柔的后宫。”我也戏谑道:“伟大的武才人今天便是乾清宫的一宫之主,我们都唯你是尊。”入了“乾清宫”,才发现,竟是n年前我带的高三33班的教室。岁月如梭,转眼那届孩子们已经离校多年。如今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看到斑驳的墙壁,逼仄的讲台,锈迹斑斑的暖气管道,从窗口投射进来在地上跳跃的日光,窗前在风中曼舞的三五枝细竹,以及在松柏间啁啾呢喃的小鸟,一切都是从前的样子,恍若如梦,那一班孩子们的音容言笑又浮现在眼前。真是翠竹仍在,斯人已远去啊!教师这一生,干的就是不停地“辞旧迎新”的工作,小鸟羽翼丰满后注定要离开巢穴,容不得你感慨物是人非,只是流年飞逝,你已在和一届届孩子们的欢笑声中悄然老去。
  墙上的挂钟悠悠地走着,一板一眼。你一边感慨光阴似箭,一边叹息度分如年。百无聊赖中,把考生看遍。此刻他们的注意力全在那一套考卷上,心无旁骛,目无斜视,也全然不知道有个无聊的家伙在那里悄悄地盯着他们仔细打量。万物静观,皆成妙趣,这一打量,差一点把我笑得背过气去……
  只见他们每人都有一口、一鼻、两眼、两耳,细数三遍,都是七窍,绝无差池。造物主英明,他先给座中诸位每人一口悠悠之气,从鼻孔入,游走气管中,直达肺里,溜达一阵,摇身一变,由氧气变成二氧化碳,再从鼻孔徐徐呼出。你可别小看造物主赐给你的这两个豆大点的小小鼻孔,功能巨大哩,如果堵住它们,人必窒息而死。大家体内都藏着一个名字叫肺的交换机,每分每秒都在接收清气,送出浊气,吐故纳新。如果只入不出,定会将人的胸腔胀爆,如果只出不入,定会氧气衰竭而死。看来这“交换机”和细细管道作用不可小觑,如果“交换机”功能异常,或者途中有异物堵塞了管道,导致呼吸不畅,人也就两眼一翻,over了。在座的30位蛾眉,此刻能正襟危坐凝神于笔端,全赖那一口悠悠之气的正常出入。
  要让她们这庞然之躯正常运转,就需要能量,造物主又给了大家一张嘴。这里俨然写着“食物安全入口处”,并在尾部制造了出口,如此首尾相通,吃进粥菜,扣留了营养,泄出废渣。在入口和出口之间,有一条天然通道——食管。进食和呼吸,双管齐下。且互不干涉,井水不犯河水。如果食物走了错路,贸贸然进入了气管,轻则咳得脸红脖子粗,重则窒息而亡;如果气体迷了路,误入歧途,进入了食管,也会导致肠胃胀痛,不堪忍受。可见,气管和食管真是各司其职,食物和氧气也是各行其道,互不侵犯。
  食物入口后,有半圈坚牙利齿扮演粉碎机的角色,负责碾磨粉碎食物,还有柔软可以灵活转动的舌头负责搅拌,它伸缩自如,翻卷腾挪,无远弗届,即便有残膏剩馥藏匿齿缝或上颚,都可舔舐尽净,且舌头可尝香味,让人进食时倍感愉悦。如果食物干燥不易下咽怎么办?造化早已设计周到,让你自己分泌金津玉液来润滑口腔。牙齿为何不长一整圈?为的是留个豁口可供食物像溜滑梯一样从食管下滑。食物一路滑至胃里,再经“九曲之肠”,营养一路走一路被搜刮,最后剩下一堆废物夺门而出……只是气体入肺,游走一遭,最终走原路返回;食物入肚,急转直下,不走回头路。造物主的聪明非比常人,人喝了汤水,汤水入肠,可走水路;要是吃了干粮,干粮入肚,可走陆路;要是汤水和干粮一起吞咽,入肚后自可兵分两路,水兵先到两个肾脏处报道,过滤后变成一股废水一路呼啸而去,最后汹涌而出。水兵出港口和陆兵出站口正好毗邻,可供它们它们出口后殊途同归。为防止污秽横流,造物主还设有阀门。阀门开启有时,没有大脑总指挥的恩准,它们不得随便游走。
   遍观诸位,造物主还她们设计有两耳,可闻声音,享受音乐。设有双目,可看色彩,享受美景美色。尤其是眼目,设计颇为精妙。因眼睛甚是脆弱,所以为它设计了重重屏障。先在它的上面设计一对与眼目长度相当的眉毛,如果有灰尘自上落下,眉毛可以遮挡。且眼睛藏在眉棱之下,如有重物坠下,可受眉棱的庇佑。长长的睫毛犹如一对天然毛刷随时做它的拂尘。眼皮更是它的贴身卫士,如遇风尘,上下眼皮就像两扇大门,轻轻一合,自可将一切尘埃风沙挡在门外。让造物主如此精心保护的一双黑丸,形同玻璃球,它晶莹剔透,内置瞳孔,可随光线强弱自如缩放。如果你听到医生说:他瞳孔放大了!这便在宣告一个生命的结束。这对眼球水汪汪亮晶晶,犹如两颗水球,澄澈透明,人可以临水自照,亦可以从别人的眼球里看到自己的姿态。眼睛可看见万物,亦可以把万物真正地“看在眼里”。这正如人人自带了天然摄像机,万物照进了眼球的镜头里,只是底片印在了心里,他日想再现原景,大脑可自动播放。但是眼睛比摄像机强大多了,眼球可自由转动,伫立同一个地点静止不动,只需轻轻转动眼珠,便可行远观、近览、仰视、俯视、平视、左看、右看、斜视之便,甚至还可以带表情地看, 怒视、喜看、愁见、傲睨……所以有明眸善睐,顾盼生姿,眉目传情、喜上眉梢、眼藏杀机、目露凶相之说,照相机哪有这些功能?眼睛还自备一汪清泉,痛苦时,忧愁时,悲伤时,甚至高兴时还会流泪,眼泪既可以涤尘,润眼,明目,又可以清心,所以流泪不是坏事。
  造物主还给台下各位创造了头发,尽管疏密有别,色泽不同,但是都可以修饰五官乃至脸型。所以自古人们重视发饰,尤其是女性能将头发变出无穷的花招。“云鬓凤钗”,“玉簪螺髻”,便是明证。遍览室中蛾眉,有的如一挂乌黑的瀑布垂至腰间,有的像层波浪滔滔而下,有的扎成马尾,有的剪成清汤挂面,有的削成穗发,发型各异,而风姿不同。如今社会,尽管有女愿削发为尼,自绝于红尘,但生为女身,哪有一头乌发妖娆多姿呢? 正如人体其他地方一样,头发也需要定期清洗。否则不仅有碍观瞻,甚至会诞生王猛那样“扪虱而言”的“美谈”了。人的“九孔”无一不是藏污纳垢之所,经常像臭沟一样渗泄秽流,如果不事洁净,惰于清理,势必油发披肩,蓬头垢面,髭须并茂,虬髯满腮,留得一副阿臜相,岂不招人厌弃?
  神游至此,见台下众生频频抬头看壁上挂钟,我亦回眸一瞥,竟然快到闭考之时。于是连忙扯缰收回神驰之野马,静待解禁。

                                                    2015年4月2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