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飞洛

   某年生日,贾郎送我一款塞飞洛皮包。彼时,那个价格对我而言是奢侈的,我责备他乱花钱,他嬉皮笑脸地反驳道:为老婆“乱花钱”是美德。面对人家的好意,却之显得不恭,于是从此,这个皮包就与我为伴了。

   这么多年来,这个塞飞洛跟我形影不离,陪着我风里来雨里去。

   前些时候,我外出打的。车抵达目的地后,我伸手到包里掏钱。司机看了看塞飞洛,又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沉吟道:“恁洋气的女人,怎么挎了这样一个包?”我心里不悦,直言正告:“你别瞧不起它,它是真皮的,更何况它好用着呢!”司机道:“不好意思,我没有瞧不起它,只是觉得旧了些,跟你人不配。”

   又有一次,我去银行办事。大厅里的保安热情地迎上来,询问办理什么业务,并递上单子,指导我填写。我伸手到包里取银行卡,保安说:“美女,你这么有气质,怎么背了这么一个包呢?”我一见到对别人评头论足的人就没好感,冷冷地问:“那你觉得我应该背怎样一个包呢?”他结结巴巴地说:“应该是一个能……能配得上您的包……”

回到家后,我卸下包,仔细端详了这个被人视为已“配不上”主人的塞飞洛。它,深棕色,皮质手感柔软,外侧设计了一个磁按扣方便“探囊取物”,为了不损伤皮质,设计师配合这个磁按扣又设计了一个由小块布料构成的外袋。这一小块布料,和真皮一样是低调的棕色,同时又有不事张扬的花纹。原本我以为布料更耐磨,谁知经历岁月的风霜后,皮革依然“面不改色”,但布料已然灰暗,尤其是花纹,已悄然消逝。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它“旧了些”。不过设计师还颇有先见之明,他选择的这一小块布匹,在经历了若干年岁月洗礼后的今天,花纹褪去后,裸露出来的棕色竟然跟皮革的颜色浑然一体了。虽然它跟如今流行的亮闪闪明晃晃的糖果色系的皮包大相径庭,但是它那并不耀眼的色泽配我这样一个灰暗平淡的人物,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是吗,跟它相比,我才叫配不上呢!

塞飞洛,它是名牌,尽管跟LV等品牌无法相提并论,价格也相去甚远,但是它也属于国际品牌,起码,在包界也算是响当当的角儿呢。而我,不说国际了,也别说省际了,甚至连市际、县际、乡镇际也别提了,我的名字的辐射范围仅限于我们村儿,还有我们的朋友圈,哈哈,就连我所在的北新街也没有几个能知道的,甚至我所在的小区,区区几百户人家大多数对我的名字也是闻所未闻的。所以,让这一国际巨星委身于我,他委屈着呢!

跟它相比,让我汗颜的地方也多着呢!

它跟了我n年,我从未对它进行护理,但它依然风韵犹存,“皮肤”光洁。而我天天涂抹护肤品,怎奈皮肤在岁月的风刀霜剑中一日日暗淡粗糙,皱纹横生。可见我的“皮质”不如塞飞洛。

你别看它个头不大,却颇有胸怀,亦甚能担当。让它装载手机、书籍、卡片、钥匙等各种日常用品,它默然承受,即使让它“藏污纳垢”它也在所不辞。有时行走好远都无垃圾桶现身,只好将污秽之物用塑料袋包裹“私藏”于塞飞洛,它从无怨言。有时装着沉重之物行走,我还担心它不堪重负,但它始终任劳任怨,绝不会中途“撂挑子”,让我“吃不了兜着走”。而我,在生活中,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看见美好就心花怒放,看见污秽就嫉恶如仇。足见我心胸狭小,不如它有气量。人生路上,遇到沉重不是一一背负,而愿意背负的付出多少辛苦在所不惜,不愿意背负的,即使别人强行施加于我,我也定会边走边扔,直到一身轻松。扔掉了这些,不仅不思悔过,反而像是御风而行,一路欢歌,并对自己大喊:去他的吧,可恶的包袱。足见我担当不足,拈轻怕重。

……

总之,我配不上它。

可能不光是那个司机和保安,在很多人眼里,都认为穿名牌衣服,戴名牌配饰,挎名牌包包,是人生合情合理的追求。全身上下都用名牌武装起来,整个人就“高大上”了。恰巧相反,当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时,只有自己不是“名牌”,那就悲哀了。假如,名牌的衣服内包裹着一颗浮躁的心,一颗拜金的心,一颗丑陋的心;满口都镶着金牙,而一张口却是粗俗的语言,伤人的语言,夸夸其谈的语言;浑身披金戴银,珠光宝气,满脑子都是邪门歪道的思想,损人利己的思想,勾心斗角的思想;……试想,这样的人配得上那满身的名牌吗?

相反,一个人,即使衣衫褴褛,但是当他面对别人的时候,心里存着善意,眼里盈着温柔,语言里流露着关切;对帮助过他的人满心感激,对冒犯过他的人满心宽容,对自己的过失满心歉意;看到别人失足的孩子,目光中闪耀着母性;看到别人流泪,目光中闪烁着泪光;看到别人的祸事,目光中闪动着惋惜……这样的人,美好的人性已经让他破旧的衣衫流光溢彩了,岂是满身名牌所能相比的?

我知道,我的底蕴还远远不够,修养还有待提高,内涵还有待充满,所以当那位司机和保安婉言指出我的皮包不够亮丽,我从内心里感激他们的直率,不过我还是不能苟同他们那种“服饰配人”的理念,当我们每天身着华服,手提名包时,躬身自问:我配得上这些名牌吗?如果自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岂不是暴殄天物,糟践了这些名牌?俗语道:驴屎蛋子外面光。即使再光亮,终不过是一坨秽物罢了。

所以,这个塞飞洛,在尚未到“退休的年龄”之前,我是舍不得将它辞退的,加之又是贾郎的心意,随身挎着隐约感受到他的牵挂,还能纪念我那已逝的xx岁生日,怎能因为它旧了点就嫌弃它?正好,它那经久沧桑的色泽恰恰与我这默默无闻的灰暗小角色相配。

《塞飞洛》有2个想法

  1.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有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教育张清一的博客地址为 http://blog.sina.com.cn/zhangjianbai 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