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高效课堂之风盛行时

当高效课堂之风盛行时


 内容摘要:目前到处都刮起了高效课堂之风,各学校都在进行教育教学“革命”。使用活页导学案、课桌摆成“酒宴式”、课堂上大声讨论、上黑板展示、学科代表点评等,这些是仅仅是课堂的形式的转变。怎样使这场“革命”取得成功?语文学科,仅仅死扣课本上几十篇课文就行了吗?非也,胸中必须有“大语文境界”,同时必须让教师创新设计教学、学生自主自觉学习的理念深入人心。


关键词:高效课堂   教学内容   创新设计   自主学习   


 


“高效课堂”一词最近成了我校的流行语,大家的关注程度很高。其实不光我校,现在全国都刮起了高效课堂之风。洋思中学“先学后教、当堂训练”的教学模式,杜郎口中学“三三六”和“10+35”的模式,衡水中学的“三转五让”教学模式,昌乐二中“271”模式,兖州一中“循环大课堂”,等等,这些觉醒得早,自主改革的学校,运用“高效课堂”的模式,目前都取得了一定的教学效果,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影响,这些学校成了改革中的标兵,于是乎,一时间,效仿者蜂拥而至……


“高效课堂”的理念确实很好,这给图谋发展的学校带来了希望。但是好的理念贵在人智慧地实施,实施过程中要多思考,多创新,才能真正地实现高效,否则,盲目效仿,只学到表面的形式的东西,没有真正领会并落实其精神实质,改革也不会带来真正的强大。下面我针对语文学科谈谈高效课堂推行过程中,应该注意的两个问题。


第一,拿什么去高效?其实也就是:学什么?“学什么”是目标,这个问题,不管你实行不实行“高效课堂”都必须弄清。


也许有人要说了,学什么用你担心吗,做老师的,教材给什么就教什么,有的是人给我们编教材,你只要把人家编的教材教好就行了,有必要关心老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吗。有必要,正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的观念是,老师就是把五六本教材中的几十篇课文讲一讲教一教,就圆满完成教学任务了,所以我们一直在教,却一直教不好。虽然我无法站在教材编写的高度,去评价教材编得怎样,但是我知道,语文教学仅仅死扣几篇课文,学生的收获是极为有限的,恐怕连百分之二十都捞不到,更多的东西应该引导学生从课外去获得。我也看了用来给我们做示范的某名校的“高效课堂”实录视频,上的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一课,整个教学步骤是提前印发导学案,让学生提前预习课文,做导学案上面的习题,然后课堂上处理导学案上的内容——不过是一些运用了比喻、博喻、通感、情景交融等手法的句子的分析,完全就是高考题的答题模式和步骤的训练。所用的方法就是先让各小组中的学生上黑板展示答案,然后让坐在底下的大多数同学针对这些已做的题进行讨论,再找同学上黑板去点评并修改,最后学科代表上去做总结陈词,总结这节课我们学到了什么。


我注意到一直站在角落里的老师,她非常满意地看着她的学生,学生们讨论得非常热烈,点评的同学口才也是非常好。这节课,可以说学生活动量达到了最大化,老师连点名让学生上黑板展示都不用,每两个活动中间“连串台词”都不用,因为有学科代表扮演主持人的角色,老师基本没有起什么作用。这样的课堂可以说真正做到了“以学生为主体”,但是我听了这节课后依然心里感觉空荡荡的。因为一篇优美的散文,变成了几种修辞的枯燥知识,用手法的分析代替了对美文的欣赏,不知道那些学生虽然口头上陈述“这里运用了……手法,生动形象地写出……的特点”,他是否真的感受到了朱自清这篇散文的美?恐怕没有,一篇优美的散文,就在新的教育改革中,被几道题肢解得支离破碎。


我就想不通,为什么我们从高一到高三反复在讲,什么比喻、拟人、反衬、通感等手法,我们的学生考试的时候还是不能准确地辨别这个句子是什么修辞,我们的学生做仿句题,还是不能准确运用修辞写出像样的句子。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一直在重复这种死的修辞知识,而不是在让他们真正具有欣赏修辞句、创造修辞句这种能力。几种修辞有那么难以辨认吗,我们有必要一遇到有修辞的课文,然后就什么也不顾了,死死地抓住那几个修辞的句子作为教学的主要内容吗?我想当我们的学生真正能体会那些修辞的美感时,他自然能写出这种修辞的效果,当我们的学生能自己写出生动优美的修辞句时,我们的教学就是成功的。


那么我们上《荷塘月色》,为什么不能配点小音乐,让学生自己有感情地朗读,沉醉在对荷塘月色的那种美的想象与欣赏中,直到他自己能成功背诵出来。然后简单地点一点这些句子都用了什么修辞,如果换为平淡的表达,对比之下,效果怎样。我们为什么不让学生去读读朱自清其他的散文,或者读读其他人写的“荷塘”“荷花”“月夜”等等美好的散文,让学生扩大视野,真正地对比体会这些文章。然后自己写出一篇“河边月色”“校园月色”“乡村月色”“小院月色”等等,或者是“雨中的荷塘”“风中的荷塘”“秋天的荷塘”“晨光中的荷塘”等等。当我们的学生读了很多类似的文章之后可以写出一篇还算不错的“月色”或者“荷塘”时(要求也运用一两种修辞),我们还担心他不会辨认这几种修辞吗,还会担心他写不出这些修辞的效果吗?如果我们的学生在学习了《荷塘月色》后,自己都能写出一篇像样的蕴含各种修辞的散文时,我们的教学是不是高效的?


当我看到这个名校的《荷塘月色》教学视频以后,我就想,难怪我们的学生不喜欢学语文,难怪我们的学生语文能力难以提高,我们总是太功利,就恨不得天天讲高考题以此来提高语文成绩。这样下来三年的语文课和做三年的语文高考题有什么区别!我们总是希望用做高考题来提高学生的应对高考的能力,最后应试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也许这种做法可以适合语文以外的其他学科,但是语文确实不行。这就好比,我们为了使某个人身体赶快强壮起来,功利地讲,吃饭无非也就是为了吸收其中的蛋白质、脂肪、微量元素、维生素、碳水化合物等等,那么何必麻烦吃饭,直接喝蛋白粉、吃维生素片、服用微量元素,不就得了吗?从理论上说,直接吃这些营养物质比我们吃饭更省事,也更见效,更便捷。相反吃饭反倒是走了弯路,浪费了大量的钱财和粮食。而且生活中也确实存在不少这样的傻子,不好好吃饭,吃几颗营养素片,就以为营养很好了,但是时间不久他的问题就来了——营养不良,导致这个病那个病。很多时候,我们都希望走便捷之径,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所谓的“弯路”沿途的风景更多,我们得到的更多。语文教学和语文学习同样如此。我们总是急于求成,总是想直达目的,于是我们作为语文老师,把自己变成工匠,身上多了一些匠气。那么语文老师不是教书匠,是什么呢?也许数学老师、物理老师都可以是教书匠,语文老师就应该是园丁。当我们有一株木棉时,广阔的天空,深厚的大地,日月星辰雨露,都应该是这株木棉无限的营养源泉,我们手中的那一点有限的肥料(课本)可以使这株木棉变得更茁壮,但是这绝不是这株木棉的全部营养。


说到这儿,我们也许该明白了,其实语文教学,教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教什么是我们的目标和方向。如果,我们做老师的把方向给指错了,还指望我们的兵打枪的命中率高吗?语文教学中,教材只是我们教学内容的一小部分而已,六本书的几十篇课文也就是几十篇典型的文章而已。死扣这几十篇课文,就是让自己的学生把他们全都背下,也没有多少能力。阅读和写作是我们语文教学中学生应该具备的的最大能力,即使会分析多少修辞的句子,而自己写不出来修辞句,不是语文教学的悲哀吗。语文教学中,应该以课文为窗口,引导学生扩大视野阅读更多的文章,具有一定的阅读理解能力和写作能力。而要让学生具有这样的能力,教学的核心应该是阅读,应该大胆把课外阅读引入课堂。课本上的几篇课文绝对不是语文教学的全部,如果我们的学生在《荷塘月色》的课堂上争先恐后地介绍自己课外阅读了相关哪几篇散文,并仿照其中的某篇写了什么习作,或者能声情并茂地背诵《荷塘月色》,也许学生学这一课是真正有收获的。也就是说,导学案是不是应该少些对课文中的某些句段无聊的问题的设计,多些指导学生阅读类型或者阅读篇目的建议,多些阅读后的动手写作的要求。这样学生的竞争方向在读什么、读多少、写什么、写得怎样上,这就很明显把教学内容转移到了阅读和写作上。因为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差,只有靠阅读和写作来解决。


在课前备课的时候,很多人设计的重点,往往只顾考虑教学环节、教学方法等问题,有时甚至不顾教学目标有没有意义,直接从网上下载导学案,简单而粗糙地确定了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然后就千方百计地设计各种各样的环节、问题,往往想得最多的也是怎样能巧妙地组织学生讨论、争论,让课堂活起来。如果大目标都是值得商榷的,那么不管用多么花哨的手段或方式去做,这堂课的效率都会大大地降低。我们设计课堂的时候,确定教学目标的时候,一定是从长远的能力角度去考虑的,只要我们本着“语文即是素养”“语文即是应用”的理念设计课堂,向着“语文的大块头是阅读与写作”这样的目标前进,细化到每一节课,再确定每一节课的小目标,那么每一脚踩下去就是实的。


所以说,作为语文老师,胸中如果没有“大语文境界”,那么我们可能长期以勤勤恳恳、一丝不苟的态度误人子弟,我们可能完全变成了高考的奴隶和机器,我们会花很多的功夫在语文试题上,而不是在知识的积累和能力的培养上,不是在语文素养的提高上,而且还自以为自己完全对准了靶子才打的,为什么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远呢?说白了,教学的主要内容不仅是我们课本的那几篇课文,那几篇课文只是工具,只是过程,不是目的。语文老师应该大胆地把阅读引进课堂,让学生坚持阅读,培养语文素养。阅读中得来的东西,就是木棉足下丰腴的大地,头顶广阔的蓝天,营养无限。这就是“ 大语文观”,“大语文境界”。


第二,自主创新,“丰衣足食”。


当“高效课堂”之风在全国盛行时,以往的教学设计摇身一变,以“导学案”的身份风靡网络和书店。铺天盖地的“导学案”令老师们目不暇接,这既是好事,也让人担忧。说是好事,因为它给老师们设计导学案提供了多种样本,方便了老师们备课。然而,让人担忧的是,如果老师们不假思索地从网上下载个导学案,或者从参考书上找个现成的导学案,稍微改动下或者原封不动地印发下去,学生们自己也懒得思考,直接在网上一“百度”,或者在参考书一查,然后就把答案搬到黑板上去了。这样,学生并没有实现自主思维,这样的“高效课堂”岂能高效?所以高效课堂,必须强化教师自主创新、学生自主思考的意识。老师们备课的时候,必须自己编写导学案,而不是简单地下载或搬运,如果老师们制作的导学案,是自主创造的,那么学生们无处查阅,他只能自主思考了。如果高效课堂没有落实“教师自主创新”“学生自主思考”,那么不管形式再多样,课堂吵得再热闹,都是非常低效的。


所以当高效课堂之风盛行时,我们人人都应该明白,这应该是从上到下的一种理念的转变,而不是形式上的转变,使用活页导学案、课桌摆成“酒宴式”、课堂上大声讨论、上黑板展示、学科代表点评,这些是仅仅是课堂的形式的转变,真正实现转变,是所有学生都自主学习,这才是本质的转变。如果能实现本质的转变,即使不用这样的形式,课堂照样是高效的,相反,如果没有实现理念的转变,这些形式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说到底,学校应该重视校园文化建设,这种文化的核心就是“学习是我的事,我必须自己去完成”,从上到下,从学校到班级,必须强化自觉、自主的意识。当人人都有自主学习的意识时,再配以“预习、讨论、展示、点评”“人人竞争、组组竞争”的好形式,高效才能落到实处。


高效课堂,无非是一次借助一种好的形式实现从以教师讲为主到以学生学为主的转变的教学革命。在这次革命中,不是完全堵上老师的嘴,也不是革课桌的命(不是把课桌挪来挪去那样简单),而是让自主学习成为一种理念深入人心。而要让自主学习的理念深入人心,岂是一日之功?学校必须下大力气,重新构建校园文化,而非是做几次报告、搞几次演讲、开几次班会就能达到的。因为长期以来,我们的学生习惯了“老实讲、学生听”的那种课堂,并没有真正的自主能动性调动起来,忽然让自己开始研究课本,他们一定很不情愿,不肯动手,情绪上抵触。所以,一定要下大力气改变学生心中那种“老师教我学”的根深蒂固的观念。让他们真正动了心,才会动手。应该是“高效课堂”未动,“改变观念”先行。如果观念还未改变,就“摆开桌子”开始“高效课堂”了,改革的阻力一定很大,学生不动手,课堂就会重新走上“填鸭式”的老路上去。那样,空有“高效课堂”之名,而无“高效课堂”之实,无异于穿新鞋走老路,用新瓶装旧酒。那样的教学改革就是失败的。


总之,有正确的教学目标,精当的教学内容,还有自主创新自主学习的意识,再辅以新鲜灵活的形式和技巧,这样才能实现高效。否则,盲目地跟风,都不知道我们是在学习一种理念,还是在学习一种形式,就开始拉开课桌效仿人家的高效课堂。还自以为学到了真经,得到了一步登天的妙招。岂不是糊涂吗?


 

浅谈高三复课课外阅读的意义

高考发展到今天,几乎所有的学校为了应对高考,为了争取更多的上线人数,不仅让高考变成了畸形,而且让每门学科也变成了畸形。语文尤其如此。且不论高考会把语文学习带向何方,只说应对高考的措施现在已到了不正常的地步。题海战使得学生语文学习已没有了阅读的时间和机会。即使有,也是机械地背诵几个名人案例作为作文题材罢了。


不能否认,高三复课各学科都离不开做题,语文也是如此。但是如果把题海战变成语文复课的唯一途径,不仅劳民伤时,效果也不好。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是高三语文复课最重要的部份,它在整个试卷中占据一百二十五分。阅读能力从哪里来?从阅读中来。写作能力从哪里来?也从阅读中来。不读书写作就没有活水之源,但遗憾的是,很多老师和家长,甚至一些语文老师,都把学生阅读课外书当成“胡闹”、“贪玩”、“不学习”,把课外书当成“闲书”或“废书”,看到学生读课外书,不问青红皂白,就没收,有的更粗暴,当全班学生面直接撕得粉身碎骨,以儆效尤。


但是,我们都发现一个现象,喜欢读课外书的同学作文就比其他同学写得好,语文就比其他同学学得好,起码比那些整日埋头做语文题的同学成绩好。既然读书既可以放松,又可以修身养性,还可以更好地提高语文能力,何乐而不为呢?搞题海战,累,枯燥,最主要的收效甚微。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可能会做几道语文题,但是根本不具备语文素养。所以,不让学生读“闲书”这是很多人认识上的错误导致的。


有人认为,语文高考考的是病句、成语、仿写、排列语序、阅读、写作,我们平时不让学生整日地做这方面的题,他怎么会提高成绩呢?非也。试想,一个不读书的同学他连基本的语感都没有,常见的搭配都没积累下,就是做再多的病句题目他也判断不了语病。一个平时不读书的同学,连基本的理解能力也没有,那么做再多的阅读题他也不一定会分析文章的主题,理解句意。平时的阅读就如食补,做点题老师讲点方法就如药补,如果一个人缺营养而生病了,我们不能让他不吃饭只让他吃维生素、脂肪蛋白吧,那样他可能很快就会死亡。我们应该以食补为主,药补为辅。换言之,判断语病、辨别成语、仿写句子,排列语序、阅读写作,这些能力最主要要靠阅读来提高,然后配合作题。适当地做点题可以让学生明白做这些题的方法和步骤,这样更容易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试卷上。不是光做题就可以让他们拥有阅读、写作语言表达的能力。


对于语言科目而言,从题中获到的能力总是有限的,比如一个不肯读书的学生长期踏实做题,他充分理解了什么是搭配不当,并且也做过大量的“搭配不当”方面的病句题。从做过的题中,他知道“缓解”“问题”不当,但是他在以后遇到“缓解”和“病情”、“压力”、“疾病”、“冲突”、“矛盾”“负担”、“紧张”分别搭配的时候,他就不能判断是否得当。因为即使遨游题海,你也不能把所有的搭配不当题做完。但是一个经常读书的同学,如果他的语感不错,他很容易就能判断这些搭配是否恰当,因为有的是在阅读中常见的搭配,有的从来也没见过,搭配起来肯定别扭。常见的肯定是人们永惯表达,几乎没见过的,肯定是搭配不当。


可以说,语文与数理化差异很大,它的方法性不强,如果一定要说语文应试的方法,即大概就是阅读与积累了。所以让学生试图从题海获得方法,那真是无异于缘木求鱼、大海捞针了。课外读物中有真金,老师应该引领学生好的挖掘。


还有的老师高三一年频频的让学生练写作文,学生没有时间阅读,以往积累的写作素材渐渐淡忘,或被用成陈词滥调。这样,学生急需从阅读中补一些写作素材,无奈没有时间阅读,最后越写越平庸,越写越乏味,越写路子越窄,越写越没有兴趣,越写思维越枯竭,直至殆尽,迫于老师的压力硬着头皮写,不仅不会提高,反而在下滑,老师呢,越看越担忧,于是大讲特讲写作之道,学生听懂了再多的写作方法,也不会变成考场上的锦绣文字啊。古人几千年前就说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为何老师们不把阅读引进课堂呢?让我们的课堂充满智力与乐趣,让学生下笔如有神呢?本人就在高三每周为学生开辟了阅读课,这种积累是实的,总比讲一些自己都不去运用的“写作方法”好,学生听得真切,不会运用。其实写作是很主观的东西,方法性很强,读书多的同学下笔犹有神,不读书的同学,背再多的写作方法和理论,依然不会写作。


只要学生肯阅读,写作方面学生就可以自学成才,为何把学生搞得那么苦,老师搞得那么累呢?为何要舍逸而求劳呢?


所以,反思自己,反思高三教学,语文老师那么累,收效不好,纯粹是自找苦吃,自作自受。为何不通过阅读来解放自己和学生,解救学生于“水深火热”之中呢?


由此看来,高三复课中,一种教学理念的转变,就可以事而功倍,高三虽如此忙碌与紧张,但语文科千万不敢跟风,一定要根据学科特点,重视阅读,讲求方法,效果一定会不错。

张玉新老师,您毁了“小我”

       几天前,我有幸被选中参加学校的公开课大赛。这是我校一年一度中除了高考以外的头等大事。参赛的选手都是和我工龄相差无几的年轻人。在比赛的前两天,我们的教研组长牛老师才给我们四人出示课题,是语文读本4里的一首词,温庭筠的《更漏子》


                                    更漏子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当我第一眼看到这首词的时候,我用三秒钟扫视了一下,心想:糟了。这么简单的一首词,学生一看便会的一首词。我讲什么呢?这是完全不需要讲的一首词,下面还有注释,就是不读注释,学生也能把这首词的大意理解个八九不离十。所以设计这堂课的难度不在这首词本身,难在怎样去充实这个课堂,让学生有更多的收获。


      我想了三套思路,第一,先带领学生学习这首词,适当的强调鉴赏诗词的方法,然后链接一道高考题。我入校六年,在高三呆了三年,一年休了产假。从高三下来直接到高二,这种上法直接是从高三得来的“经验”,而且自认为原来在高三时,给学生总结的诗词鉴赏的经验一套一套的,这样上是轻车熟路。第二种思路:先带领学生学习这首词,结合意象、意境适当想象,然后让学生当堂改写成“情景并茂”的一段散文,当堂交流,同时也交流我提前改写的下水文。思路三,先学习这首词,然后联系李清照、柳永的某些词句,作以简单的对比。这三种上法,我最没有把握的是第三种,因为还没有想清楚从哪个角度对比比较好。前两种思路我犹豫不决,而且我能想到其他选手也可能就是这种上法。所以我在迟疑中,就请教了校内的师傅。师傅说,综合一二种思路,把改写散文留作课后作业。显然师傅是赞同第一种思路。疑惑中,我请教了张玉新老师。


      当我提出第一种思路时,张老师毫不犹豫就否定了,他说:“链接高考题,有价值吗?”我又呈上第二种思路,他不置可否,直接追问第三种思路。显然第二种思路也被张老师否定了。我不敢再说我没有把握的第三种思路。张老师启发我:“你觉得温庭筠的词,抒情主人公和和李清照、秦观、辛弃疾有何不同?”张老师的这个问题,我思考了一会,对课堂重新设计为:先学习这首词,然后联系李清照、秦观、辛弃疾,对比他们的抒情主人公。这几个作者,不管是男子写女子,还是女子写女子,还是男子写女子,都笔触细腻,所以,可以得到一个写作启示,就是,写作时应该仔细观察,捕捉生活,写真情实感。只要做到这两点,不管是写什么人,写什么事,都能写得传神,这就好比作家要写狱中的生活现实,不必亲自坐牢一样。还可以让学生以细腻的笔触当堂写一段人物的生活,可以写自己,也可以不必写自己,选择自己熟悉的仔细观察过的事物。


       张老师见我启而不发,于是说:“建议你重新读一下词史。”


       我不敢懈怠,不敢迟疑,虽然自认为对词史还是懂一点的,但是张老师想叫我在词史中发现什么呢?我连夜读完了词史。第二天我又跟张老师对话。他听完了我对词史的汇报:“从词史的角度来看,晚唐五代包括温庭筠多写红粉佳人,秦观把深沉的苦闷融于离情别恨中,李清照由望夫词写到时代苦难,辛弃疾拓展出英雄形象。”张老师说:“是的,你知道了温词是早期的词,你就知道了这堂课要解决的基本问题。”我汇报了温词的风格特点,他说:“这就可以揣摩他的写作手法了。要是直接就研究写作手法,是不是只停留在技巧上呀? ”他又说:“我教你的是自己去发现,而不是告诉你答案。”
      有了他的引导,我开始重新设计这一课。讲课的前一天晚上,经过一番苦思冥想,我下定决心推翻了前两套方案,想出了第三套方案:导课先引入花间派和花间词。明白温庭筠是花间派的鼻祖。先回忆学生熟悉的温庭筠的《菩萨蛮》,再学习《更漏子》,由于这两首词都是温庭筠词的代表作,最能体现温词的风格,再联系李清照的词和白居易的词进行对比,由此可以得出温词的风格特点。由于温庭筠和韦庄是花间派中代表人物,进而引出韦庄的一首词,对比温韦的风格。而花间派中的其他词人皆蹈温、韦之风。由此便可判断哪是温词,哪是韦词,哪是“温派词”,哪是“韦派词”。再给一首词,让学生小试身手,当堂判断是谁的词。最后总结,花间词固然有其精华,但由于题材单一,格调不高,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唐末五代花间派的词人在早期的艰辛探索,为宋词的繁荣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所以花间派在词史上功不可没。


      有了这样一个初步设计,我于是又在细部进行了“精雕细刻”,比如怎样导入更能吸引学生,怎样衔接才不至于生硬,课堂容量有点大,怎样设计才不至于时间太紧。精心准备好后,时间已经五点半,七点钟我就该登场了。由于没有时间试讲,我还是没有充分的把握,生怕过渡不够自然,时间不够。


      庆幸的是,我面对陌生班级的同学,开场一导入,就似乎引起了学生的兴趣,我看到他们的跃跃欲试的表情,好像迫不及待要学习花间词,走近温庭筠一样。这给了我极大的信心,接下来一切发挥我都自感满意。


      四位选手都讲完了,其他选手,有两位用的是我的第一种思路,讲这首词,连接高考题,有一位用的我的第二种思路,讲这首词,让学生当堂改成散文。其他几位选手的设计,果然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我听到了很多关于我的溢美之词。有的说这堂课真应该从头到尾录下,有的说真是大胆独特的设计,有的说稳夺冠军……..有了这些同事的肯定,我似乎看到今天的结果没有悬念了。然而结果大出意料,我不仅没能夺冠,反而是倒数第一。


      我的课失败的原因很简单,学生学诗词就是为了高考,你不链接高考题,课堂不讲高考题能算高明吗。相反两个用了大半节课讲如何答题,反复修改学生答案的老师,是获奖者。这就是课堂的实用性。


      成绩出来后,很多人大喊不公平,有几个朋友义愤填膺,甚至有个朋友直接说某个人没境界,没眼光。面对自己的惨败,我反倒很平静。我在静静地思考。我想起了张玉新老师。


      张老师是新课改推行者,我们学校当年就是新课改刚实行的时候,邀请张老师来给我们学校的语文老师培训的,我也是因此有缘结识了名师张玉新。当时我本以为他和以前来的有些“专家”一样把我们讲的昏昏欲睡拿了讲课费然后走人。谁知他开口几句话讲得,让所有的语文老师醍醐灌顶,很多人似乎猛然从梦中惊醒。那一次讲座,所有的人都聚精会神,听得意犹未尽。而我,一个在高三刚呆了三年的小年轻,在连续三年的高三教学中,给学生总结了一套又一套的做题答题理论,一届一届的学生也早已把我的那些“真经”奉为圭臬。我以为高中语文教学就是以高考题为主的,我打算还要在各个板块各个方面都总结出更详细的答题步骤和答题方法,以利于我们学生操作。然而这一天,我从张老师那里明白了,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学生变成高考的机器,把三年的高中学习(那么有趣的语文)变成高考题的练兵场,更不能搞题海战,因为题是做不完的,语文学习应该以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为主。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才有了“大语文观”,有了“大语文境界”。


       听了张老师的讲座,回想起自己以前的教学,就会觉得很可笑,在高三的这几年,整天一板一眼的给学生教高考的答题,说的兴致勃勃,好像我是什么高考专家一样。然而我自己当年上的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比一本线还低几分。后来做了老师,还竟然站在讲台上有板有眼地给人大讲教高考应考之道。后来听了张老师的讲座,我的观念改变了,语文老师,可不能像数理化老师那样,整天练做题的,不能急功近利,如果那样一定会南辕北辙,与我们的语文越来越远。当然,答题也要练的,只不过它不用三年的时间,只用高三一部分时间就可以了。如果之前没有丰厚的积淀,高三拿什么往卷子上写呢?


        如果我一直固步自封,没有听到张老师的“大语文境界”(这不是他的原话,是我听后自己总结的),我可能长期都在以勤勤恳恳、一丝不苟的精神误人子弟,我可能完全变成了高考的奴隶和机器,我会花很多的功夫在语文试题上,而不是在知识的积累和能力的培养上,不是在语文素养的提高上,而且还自以为自己完全对准了靶子才打的,为什么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远呢?这就好比,我们人体需要蛋白质、维生素A、维生素B、维生素C、维生素E、钙、铁、锌等营养物质才能存活。那么是不是我们人不用吃饭,每日直接喝几勺蛋白粉,吃几颗维生素片、钙片、铁片等就可以了呢?从理论上说,直接吃这些营养物质比我们吃饭更省事,也更见效,更便捷。相反吃饭反倒是走了弯路,浪费了大量的钱财和粮食。而且生活中也确实存在不少这样的傻子,不好好吃饭,吃几颗营养素片,就以为营养很好了,但是时间不久他的问题就来了——营养不良,导致这个病那个病。很多时候,我们都希望走便捷之径,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所谓的弯路沿途的风景更多,我们得到的更多。语文教学和语文学习同样如此。我们总是急于求成,总是想直达目的,于是我们作为语文老师,把自己变成工匠,身上多了一些匠气。那么语文老师不是教书匠,是什么呢?也许数学老师、物理老师都可以是教书匠,语文老师就应该是园丁。当我们有一株辛夷时,广阔的天空,深厚的大地,日月星辰雨露,都应该是这株辛夷无限的营养源泉,我们手中的那一点有限的肥料只能使这株辛夷变得更茁壮,但是这绝不是这株辛夷的营养全部。所以,作为一个语文老师,不仅自己要树立起长期学习的理念,更应该让自己的学生养成独立学习、自觉学习的习惯,而且学习的主要内容不仅是我们课本的那几篇课文,那几篇课文只是工具,只是过程,不是目的。学生还应该坚持阅读,自己培养语文素养。阅读中得来的东西,就是辛夷足下丰腴的大地,头顶广阔的蓝天,营养无限。这就是“大语文观”,“大语文境界”。不仅老师心中要有大语文观,广泛阅读,像蜂采百花,学生心中也应该要有“大语文观”,博采众长,吸取百家营养。这样师生同时在读书中成长。固执地以为课本就是全部,课本就是金科玉律,历年的高考题就是学习目标的人,必然只能做一个教书匠,这种小境界必然只能成就“小我”。就像我,如果没有师傅的正确指导,尽管我一直敬业,但也许直到皓首白发,我也只能是一个“小我”。庆幸的是,张老师的到来,他“摧枯拉朽”,霍霍几刀就毁掉了“小我”,使我心中树立起了“大语文观”。他的做法是要成就“大我”,可是最终能不能成就“大我”,我能不能营建“大语文境界”,那也只能是“师傅引进门,修行在自身”了。也许我终生努力,也没有搞成什么名堂,也成不了“大我”,但起码张老师的指导,是我除旧布新的开始。


       而今,一次公开课失败了,我知道这是“大语文观”敌不过“小语文观”,这是正常的。就像张老师说过:“很多学校只认高考。”所以我不会患得患失。我不会因这一次的讲课失败而耿耿于怀。我只知道,而今的我,虽还不能成为“大我”,但也不至于一辈子固守“小我”而沾沾自喜。所以我任重而道远。我在革自己的“命”,彻底毁掉“小我”,重塑“大我”,期望“重生”。我也知道,在这条路上,我可能付出的不是一次失败,可能是多次的失败,甚至是无数次的失败,也可能在这个“只认高考”的学校永无出头之日,也许真的要伤痕累累,“浴火重生”。但是我相信“大语文观”会给学生带来一片光明,学生绝对是最终的受益者。只为这一点,“浴火”也值了。


      最后再次感谢那个毁掉“小我”的人——张玉新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