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飞洛

   某年生日,贾郎送我一款塞飞洛皮包。彼时,那个价格对我而言是奢侈的,我责备他乱花钱,他嬉皮笑脸地反驳道:为老婆“乱花钱”是美德。面对人家的好意,却之显得不恭,于是从此,这个皮包就与我为伴了。

   这么多年来,这个塞飞洛跟我形影不离,陪着我风里来雨里去。

   前些时候,我外出打的。车抵达目的地后,我伸手到包里掏钱。司机看了看塞飞洛,又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沉吟道:“恁洋气的女人,怎么挎了这样一个包?”我心里不悦,直言正告:“你别瞧不起它,它是真皮的,更何况它好用着呢!”司机道:“不好意思,我没有瞧不起它,只是觉得旧了些,跟你人不配。”

   又有一次,我去银行办事。大厅里的保安热情地迎上来,询问办理什么业务,并递上单子,指导我填写。我伸手到包里取银行卡,保安说:“美女,你这么有气质,怎么背了这么一个包呢?”我一见到对别人评头论足的人就没好感,冷冷地问:“那你觉得我应该背怎样一个包呢?”他结结巴巴地说:“应该是一个能……能配得上您的包……”

回到家后,我卸下包,仔细端详了这个被人视为已“配不上”主人的塞飞洛。它,深棕色,皮质手感柔软,外侧设计了一个磁按扣方便“探囊取物”,为了不损伤皮质,设计师配合这个磁按扣又设计了一个由小块布料构成的外袋。这一小块布料,和真皮一样是低调的棕色,同时又有不事张扬的花纹。原本我以为布料更耐磨,谁知经历岁月的风霜后,皮革依然“面不改色”,但布料已然灰暗,尤其是花纹,已悄然消逝。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它“旧了些”。不过设计师还颇有先见之明,他选择的这一小块布匹,在经历了若干年岁月洗礼后的今天,花纹褪去后,裸露出来的棕色竟然跟皮革的颜色浑然一体了。虽然它跟如今流行的亮闪闪明晃晃的糖果色系的皮包大相径庭,但是它那并不耀眼的色泽配我这样一个灰暗平淡的人物,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是吗,跟它相比,我才叫配不上呢!

塞飞洛,它是名牌,尽管跟LV等品牌无法相提并论,价格也相去甚远,但是它也属于国际品牌,起码,在包界也算是响当当的角儿呢。而我,不说国际了,也别说省际了,甚至连市际、县际、乡镇际也别提了,我的名字的辐射范围仅限于我们村儿,还有我们的朋友圈,哈哈,就连我所在的北新街也没有几个能知道的,甚至我所在的小区,区区几百户人家大多数对我的名字也是闻所未闻的。所以,让这一国际巨星委身于我,他委屈着呢!

跟它相比,让我汗颜的地方也多着呢!

它跟了我n年,我从未对它进行护理,但它依然风韵犹存,“皮肤”光洁。而我天天涂抹护肤品,怎奈皮肤在岁月的风刀霜剑中一日日暗淡粗糙,皱纹横生。可见我的“皮质”不如塞飞洛。

你别看它个头不大,却颇有胸怀,亦甚能担当。让它装载手机、书籍、卡片、钥匙等各种日常用品,它默然承受,即使让它“藏污纳垢”它也在所不辞。有时行走好远都无垃圾桶现身,只好将污秽之物用塑料袋包裹“私藏”于塞飞洛,它从无怨言。有时装着沉重之物行走,我还担心它不堪重负,但它始终任劳任怨,绝不会中途“撂挑子”,让我“吃不了兜着走”。而我,在生活中,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看见美好就心花怒放,看见污秽就嫉恶如仇。足见我心胸狭小,不如它有气量。人生路上,遇到沉重不是一一背负,而愿意背负的付出多少辛苦在所不惜,不愿意背负的,即使别人强行施加于我,我也定会边走边扔,直到一身轻松。扔掉了这些,不仅不思悔过,反而像是御风而行,一路欢歌,并对自己大喊:去他的吧,可恶的包袱。足见我担当不足,拈轻怕重。

……

总之,我配不上它。

可能不光是那个司机和保安,在很多人眼里,都认为穿名牌衣服,戴名牌配饰,挎名牌包包,是人生合情合理的追求。全身上下都用名牌武装起来,整个人就“高大上”了。恰巧相反,当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时,只有自己不是“名牌”,那就悲哀了。假如,名牌的衣服内包裹着一颗浮躁的心,一颗拜金的心,一颗丑陋的心;满口都镶着金牙,而一张口却是粗俗的语言,伤人的语言,夸夸其谈的语言;浑身披金戴银,珠光宝气,满脑子都是邪门歪道的思想,损人利己的思想,勾心斗角的思想;……试想,这样的人配得上那满身的名牌吗?

相反,一个人,即使衣衫褴褛,但是当他面对别人的时候,心里存着善意,眼里盈着温柔,语言里流露着关切;对帮助过他的人满心感激,对冒犯过他的人满心宽容,对自己的过失满心歉意;看到别人失足的孩子,目光中闪耀着母性;看到别人流泪,目光中闪烁着泪光;看到别人的祸事,目光中闪动着惋惜……这样的人,美好的人性已经让他破旧的衣衫流光溢彩了,岂是满身名牌所能相比的?

我知道,我的底蕴还远远不够,修养还有待提高,内涵还有待充满,所以当那位司机和保安婉言指出我的皮包不够亮丽,我从内心里感激他们的直率,不过我还是不能苟同他们那种“服饰配人”的理念,当我们每天身着华服,手提名包时,躬身自问:我配得上这些名牌吗?如果自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岂不是暴殄天物,糟践了这些名牌?俗语道:驴屎蛋子外面光。即使再光亮,终不过是一坨秽物罢了。

所以,这个塞飞洛,在尚未到“退休的年龄”之前,我是舍不得将它辞退的,加之又是贾郎的心意,随身挎着隐约感受到他的牵挂,还能纪念我那已逝的xx岁生日,怎能因为它旧了点就嫌弃它?正好,它那经久沧桑的色泽恰恰与我这默默无闻的灰暗小角色相配。

欲得那”桃花”

朋友登山归来,手持几枝桃花,我走过去,一边戏称她是“采花大盗”,一边俯身轻轻地嗅了嗅,朋友看我喜爱,就赠我三枝桃花。谢过之后,我回到房子,取出久置未用的花瓶,灌入清水,它们便入住“新家”了。

其实,一周前,我也曾携稚子登山。为了和宝贝能赏到更多的桃花,我们弃大路而潜入山林深处,果然我们邂逅了无数的桃株。一番饱饫之后,宝贝牵来一茎花枝,想要“占为己有”,但我告诉她大自然更喜欢文明的赏客,几个月后它定会以漫山遍野的甜桃来奖赏这样的人。 为了等到那诱人的甜桃,下山时,宝贝只是在桃株下捡拾了几瓣落英便回来了。


桃花在瓶里幽幽地盛开,散发出缕缕清香。当我凝眸于它们时,忽然想到了一个让自己啼笑皆非的问题。曾经,我不愿采花,也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暴殄天物,而今却愿意向“采花大盗”索要她的花枝,也乐意张开鼻翼歆嗅瓶中的残花断枝送来的清芬。这就好比我怯于更耻于做“恶人”,当别人“勇敢”地做了“恶人”后,我却心安理得地享受他做“恶人”给我带来的好处。


如此说来,在我的潜意识里,我还是欲得那桃花,只是耻于做“恶人”罢了。想到此,我如芒在背,不能安坐了。同时也庆幸,多亏了只是几枝桃花而已。不过现实社会中,光鲜诱人的“桃花”可真是星罗棋布了,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地控制自己的欲望,恐怕会遗患无穷的。


很多人,肯定不会去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因为那样有昧良心。但当有人“仿真”制造了冒牌产品后,为省成本,他却绕过正规厂家的产品,乐得销售这些伪劣产品,享受其中的暴利。我们经常在商场看到的形迹可疑的“美的微波炉”,来历不明的“恒源祥羊毛衫”,山寨版的“南极人”,正以“跳楼价”“挥泪甩卖”,正是拜那些黑心贩子所赐。只见那摊前人头攒动,有的狐疑不决,有的从众购买。等到发现质量问题,再回首,“斯人已远去”。大多数消费者也只有哑巴吃黄连了。假冒伪劣产品为何能在如今市场大行其道?黑心厂家自然罪不可恕,但是那些甘心给黑厂家做“帮凶”助纣为虐的贩子也难辞其咎。


很多人,肯定是不会去偷窃的,因为那样可耻。但是当别人偷来了“黑宝马”“黑枪支”“黑绿驹”“黑苹果”,他却愿意低价购买。虽然没有直接偷,却在享受别人偷来的赃物。这样就等于纵容了那窃贼行窃。可是,谁又能确定这次窃贼偷别人,下次就不会偷自己呢?所以,当遇到窃贼向自己兜售赃物时,不要贪图眼前的小利,大胆地拨电话报警吧。


很多人,如果让他持刀上街杀人,他肯定不会,因为那样违法。但当有一条杀人的“生财之道”摆在他的面前时,他就毫不犹豫了。为了使白面更白,他毫不犹豫地用增白剂;为了使大米更鲜亮,他毫无犹豫地用石蜡;为了使米线、粉条更有韧性,他们毫不犹豫地使用塑化剂;为了让猪肉更纯更瘦,他毫不犹豫地用瘦肉精;为了让西红柿早熟,他毫不犹豫地注射催红素;为了让黄瓜保鲜久一些,他毫不犹豫地涂抹避孕药;为了让西瓜个头大,他毫不犹豫地用膨大剂;……果蔬,采摘时间且不论,农药是不惜的。果树离开农田,即将踏上运输之旅时,福尔马林是断然不能少的,否则,果蔬腐烂了就要亏损了。进了超市,更不能容忍它溃烂了,再次加大福尔马林的用量……农夫、贩夫、老板都怕亏本,消费者就把各种农药各种激素各种防腐剂全部都吃了吧!有人死了,与农夫、贩夫、老板都无关,因为他们没有持刀在现场。而且已经证实,他们的死,不是谋杀,是病亡,而且是无法医治的癌症。


很多人,正如我一样,既没有勇气采“桃花”,又没有勇气拒绝那“清芬”。还好,真幸运,我没有勇气拒绝的只是那两三枝桃花的芬芳。当万丈红尘的“利益桃花”盛开时,多少人欲得那“桃花”,争先恐后地朝那片“芬芳”奔去,不择手段,不畏国法,不怕祸国殃民,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试问那些利欲熏心之人,身处中国目前这个“大染缸”里,难道你在染黑别人的同时,就不惧怕有一天自己被染黑?你用石蜡涂抹苹果的时候,虽然可以躲开吃石蜡苹果的命运,难道就可以逃避吃石蜡大米的劫难?即便逃避了石蜡大米,也可能躲不过瘦肉精;即便躲过瘦肉精,也可能躲不过“挥泪甩卖”的“老人头”“七匹狼”“皮尔.卡丹”……难怪有人说,中国古代贫时易子而食,如今富了却易粪而食。那些摘折利益“桃花”的昏聩之人啊,你虽然暗自窃喜自己“造粪”或者“卖粪”而能牟暴利,却万万想不到,你只是躲过了“食”自己的“粪”罢了,你哪能不“食”别人的“便便”呢?因为如今多的是和你一样欲图暴利的昏聩之人哟!既然,你“卖粪”获得的暴利终究逃不过去买别人的“几坨便便”,你又何必自作聪明?岂不闻,古人云“多行不义必自毙”?


为今之计,只有每一个被暴利冲昏头脑的人,放弃以“造粪”“卖粪”为业的可耻行径,寻求正规合理的营生,目前这个“大染缸”才会渐趋清明洁净,自己也不会身受其害。


万丈红尘,利益的“桃花”固然芬芳诱人,逐利也无可厚非,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以正道取之,染缸岂能错过自染,害人怎能错过自戕?

如果你有一个秘密

现在与人交往,最害怕的不是对方询问自己的收入,也不是害怕对方冷嘲热讽,最害怕的是对方突然给你说:“我有一个秘密,我给你说了,你千万不要给别人说。”


朋友,如果你有一个秘密,请你不要告诉我。因为我从来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秘密,也不喜欢倾听别人的秘密。既然是你的秘密,我想你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可是你又准备告诉我,这是你对我莫大的信任。这种信任是超过对所有人的信任,你那么看得起我,让我怎么承受的了?


朋友,如果你有一个秘密,请你不要告诉我。因为我这人比较自私,向来对别人的事不太关心,尤其是秘密之类的东西,我更不感兴趣,我只对自己和家人的平安和健康比较关心,除此之外的事,不管对你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和神秘,对我而言它也只不过像耳边吹了一阵风一样,如果你知道我是这样一个人,你一定会很伤心的。


朋友,如果你说:“我想给你说个秘密。”我的回答一般是:既然是秘密,你还是不要说了,就让永远成为秘密吧!你听到我这样的回答一定会伤心的。因为你看不到我有想倾听的欲望。


朋友,如果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告诉我,但是你没有忍住还是给我说了你的秘密:“昨晚,我在马路边捡到十万元。”也许,这是一个关于道德的问题;也许,这是一个与拾金不昧相悖的问题……但是,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我也不是道德模范,我不可能在朋友与道义面前大义灭亲,去揭露你的贪心,让自己做道德的卫道士。我没有那么高尚,我顶多会三缄其口,顺其自然。所以你所谓的秘密到我这里,基本上等同于死了。如果你想借我之口向世界宣传你很有钱,你发了横财,对不起,我不会说些的。如果你想让我明白你现在很有钱,对不起,我对别人的钱财没有兴趣。如果你不想让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你现在很有钱,对不起,我也觉得这不是我的工作。因为你所谓的秘密,它到我这里就真的死了。如果你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你发了财,那么请你告诉更多的人,因为告诉我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很有钱,那么你找错了对象,我不会对你的钱垂涎的,如果你不想让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你的钱,这很简单,你只要不要在其他人面前宣扬你的秘密就行了。


朋友,如果你的钱有一天被很多人知道,并且图谋抢劫你的钱,或者钱主人发誓要拿回自己的钱。你不必要恶狠狠地瞪着我。因为这一切与我无关。你只需回忆下,你昨晚捡钱时马路边还有谁看到,路边的夜店门外有没有监控……还有你家里还有谁知道,你家里的人还高兴地告诉哪个亲戚,亲戚又高兴地告诉哪个亲戚,最后一传十十传百,你的秘密就成了公开的秘密。说这些,我只为了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不要指望谁去保守你的秘密,因为像我这样不关心别人秘密的人很少,你只需牢记一点,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要去猜测是谁泄露了你的秘密,除非你真的把秘密告诉的是一个智者。话说回来,秘密这玩意儿,要想不让人知道,办法最简单,闭上你自己的嘴就好了。


朋友,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朋友,亲疏远近,都请你不要把你的秘密告诉我。因为告诉了我,你就会不安心,不放心,你何必这样提心吊胆地活着呢?因为你告诉了我,我也会不安心,不放心,生怕你把这个秘密同样也告诉了别人,当有朝一日有人惦记你的十万元的时候,你就会想到是我出卖了你,我何必要这样提心吊胆地活着呢。你把秘密告诉我,你累,我何尝不累呢!为了我们大家都不累,为了你安心,我安心,你还是不要告诉我你的秘密。

情用八分,浓淡相宜

国人的奉茶之道是,斟茶以八分满为宜,水温以八分热为宜。太浅,似乎吝啬小气,不够大方;太满,盈溢出来,狼藉一片,有道是“茶满欺客”;太凉,茶叶长时间不能舒展,有怠慢之嫌;太烫,有烫伤客人的危险,显得鲁莽。总之奉茶之道,讲的是一个度,即适度。这让我想起,我们做事,常常表示要全神贯注,十分在意,十分用心,全心全意,倾尽全力,以期十分美好,十拿九稳,十全十美。有时还有更甚:十二分的用心,……岂不知,人世间的事,如果我们事事时时全心全意,全神贯注,十分在意,十分用心,往往很难十拿九稳,十全十美,十分美好。我们有十分的真心,十分的感情,只需使出八分,结局就能够“十分美好”了。往往,我们真正使出十分的真心和十分的感情,最后所获,常常不尽如人意甚至以惨败收场。


这种观点似乎和我们从小受的教育背道而驰,难免有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之嫌。然而,如果细细想来,何尝不是如此?


做了母亲,我才知道,对宝贝,如果时时处处事事都十分用心,过于在意,不仅让我们自己身心俱疲,而且对宝宝成长也是不利的。记得宝贝学走路的时候,她已经扶着墙或者是沙发走了两三个月了,可是我还是不能放手让宝贝独自行走,原因很简单,害怕我一松手她就摔倒了,磕坏了哪里。虽然“不摔跤就学不会走路”的道理我早就知道,然而,看着宝宝娇嫩白皙的皮肤,小胳膊小腿儿的,我真的不敢松手。一天我正在外面做事,老公打电话说,宝贝已经迈开步走路了,而且走得很稳很棒。我连忙扔下手中的事情往回跑,跑到院子时,我惊呆了,只见宝贝抡着小胳膊,在院子里走得正欢,虽然时不时地会打个趔趄,但是她能迅速地把握平衡,不让自己摔倒。宝贝看到我的时候,似乎过于激动,刚学会走的她似乎想跑向我,结果,就难免蹒跚,但是她还是稳稳地扑到了我的怀里,……我问老公,是怎样教会孩子走路的,老公说,根本就不用教,只需要大胆松开手,她自己就迈开步走了。而今,这件小事虽然过去了两年,但是我第一次看见宝贝走路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常想,正是我的“十分在意,过于担心她的安危”才束缚了宝贝的手脚,使她不能早早地迈开人生的第一步……爱自己的孩子,有十分的疼爱,只需使出八分,把另外的两分留在心里吧。


对于爱人,如果我们十分在乎,十分爱他。两个人的感情终难“十分美好”。太爱一个人,我们的目光随他而动,我们的心思被他牵引。他不在时,“思君如明烛,煎心且衔泪”,痛苦地思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痴痴地等待。爱,是美好的事情,为何要“消得憔悴”,为何要“衣带渐宽”?假如我们知道,有爱十分,只用八分的道理,我们就会变得这样豁达: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果他守候在身边,你侬我侬、卿卿我我、如漆似胶的生活过久了也会甜得生腻,岂不闻“情到浓时情转薄”“月盈自亏,水满自溢”的道理。况且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也不可能都按我们的意愿而表现,如此我们常会无端生出一些猜疑和矛盾来。如果我们知道,有爱十分,只用八分的道理,也许在意在乎,不能成为束缚对方手脚的理由,也正因为爱他,才要让他有自己的天地;也正因为爱他,才要让他获得真正的自由。


爱情更不应该是悲情的代名词,不应该都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思”和“泪”,不应该是爱情的主旋律。正因为爱的深切,爱得真挚,才更需我们把握自己的“火候”,不要让我们的热情把对方灼伤。


太爱常常把我们变得失去理智。平日通情达理的自己很容易在爱人面前变得蛮不讲理、不可理喻;平日心胸宽阔的我们,很容易在爱人面前变得小肚鸡肠,心胸狭窄;平日对朋友能够充分信任的我们,却很难信任与自己关系最亲密的爱人。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我们过于在乎。然而,静下心想想,这个我们最爱的人,本来应该是我们最信任的人,最了解的人,最能谅解的人,最能包容的人。我们的爱不应该是一把火,而应该像一缕春风,所到之处,清风徐徐,春暖花开;我们也不应该是上帝派来监视他一生的人,我们要做空中的一轮明月,高高挂起,投下清辉,让对方在黑夜里行走,看清自己脚下的路,不至于迷失。


我们爱朋友,十分的真心,同样只需倾其八分。如果我们把握不好那个度,会因为一时的热情和对方“亲密无间”,然而过于亲密的友情很难持久,把自己的触角深入到对方的领地,会让朋友尴尬,也会让自己尴尬。岂不闻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那种甜得生腻的交情是小人之交。朋友就是那个愿意听你倾诉又肯向你倾诉的人。快乐时你可以在他面前哈哈大笑,烦恼时你可以无所顾忌地和盘托出。就如刺猬一般,朋友间相处应该既能感受到对方的温暖又免于相互的伤害。我们爱朋友,不必要求朋友事事和我们保持一致,朋友有朋友的选择和主见;那种事事保持高度一致的,往往很难和谐,也很难持久。此所谓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和而不同”。总之,我们爱朋友,如果知道距离产生美的道理,我们就会很自然地把握那个距离。那个让我们不远不近的距离,恰恰是友情长久的最佳距离。


爱别人如此,爱自己也如此。如果对自己事事在意,时时用心,那样会活得很累。如果过于在意健康,每吃一样蔬菜瓜果,就想想会不会有农药残余,每吃一种食品,都会想想有没有添加剂,有没有致癌物质……如此下去,即使无病也会生出病来。过于在意自己的工作,会废寝忘食,会透支自己的身体,会劳累过度,生活也少了很多其他方面的乐趣。过于在意自己的容貌,会因为一次失败的妆容而怏怏不乐,会因为熬一次夜而懊悔不已,会不会毛孔粗大了,面容憔悴了……


于人于己,有爱十分,只用八分,那样,不仅给别人松绑,也给自己松绑;不仅使别人惬意,也使自己快乐。因此,用情八分,浓淡相宜。


 

给自己的瓜田浇点水

几年前,经张玉新老师介绍,我进入“华网”,在华网上开垦了一小块土地,算是有自己的“园子”了,园子很小很小,小到被人忽略被人遗忘的地步。开垦园子的目的是逼自己“种菜”。


以前也“种植”,比如闲暇之际写点日记,或是写点教学随笔,但这只是好比在自家屋檐下的墙根种上一两株葱蒜,因为是单株独苗,小打小闹,不成气候,也不会引人注意。惰性使然,很少为之浇水施肥,时间一久,这些“葱蒜”长得枯黄不堪。加之我又不以“种植为业”,所以关起院门,就不怕旁人的眼光,也避免了别人嘲笑。正因为如此,没有了别人的监督,院墙内的“葱儿蒜儿”像长期缺少营养的孩子,面黄肌瘦,像是快要死了。


有了华网上的这个园子,我就要一改以前“小院自闭式种植”的懒散,好好打起精神来经营。开园第一天我在上面发了一篇题为“不义而富且贵,于心安乎”的针砭时弊的文章。就好比栽了一株番茄幼苗。其实没指望它能结出什么果实,只是借此练练种植的手艺罢了。当天晚上,一个网名为“三江客”的先生,光临小园。看了我的“番茄幼苗”,发表了两句评论。虽然只是三言两语,但是三江客先生的光临和指点显然给了我这个不谙种植的新人极大的鼓励,原来我种的幼苗还有人来围观,尽管只是一人而已。


之后,我就拿起我笨拙的锄头,拿出了不怕围观者嘲笑的勇气,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种植。《我们都是一颗花种》《路人甲,我理解你的眼泪》《扎扎实实搞形式》《小女人的点心》《不可小觑了无》《世园会赋》《生命在呼吸间》《悼父文》等,这些粗糙不堪的小文章,竟然每每引来围观。那些友善的观客,本着对年轻人应多鼓励的理念,每次光临小园,都会留下一些溢美之词,虽然大都是谬赞,但这给了我这个不善经营的年轻人很大的动力。就好比,我弓起背抡着笨拙的锄头挥汗如雨地在那里锄地,周围有一些围观者者拍手叫好,大声喝彩,我明知道那是朋友们给我戴高帽,但是这种帽子戴着很温暖很享受,所以虽然挖地的技术不佳,但是挖地的劲头十足,而且越挖越有劲。有了这些观客的监督,我就不能偷懒。所以那段时间,园子里虽然没种下什么惊世的奇葩,但是常常有那么一抹绿色存在,足以证明我有敢于献丑的勇气。


但是好景不长,到了秋天,我进入了2012届高三。那大大小小的考试轮番砸来,让人应接不暇,模考自不必说,月检测、周检测等等连续不断,我和我的学生一样,整天疲于奔命,等待着解放的那一天早日到来。不知我在这水深火热的日子里挣扎了多久,有一天,我的一个学生考试卷子发下来,总分得了班里倒数第一。我在整理分析试卷的时候,才发现她基础题做得很好,只是作文才写了两段,就没有了下文。这篇作文的分数是15分。这位同学的情绪很是低落,大有破罐子破摔的趋势。我于是在她的作文后面写下这样一句话:“宝贝,拾起你的笔!你的开头很好,略微理一理思路,继续写下去,一定是篇不错的文章。记着,写完之后,我们再交流交流。”果然,虽然考试分数已定,但是这位同学真的拿起了笔,接着写了下去。也许不是为了分数,而是我那句鼓励给了她力量。当她再次拿来试卷,让我看她的作文时,我给出的分数是55分……


“宝贝,拾起你的笔!”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又何尝不是那个“宝贝”呢?我多久都没有涉足过自己的园子了,长期的忙碌,让我忽略了我的那些“菜蔬”,它们大概早已干枯至死,满园荒芜……


当我满怀羞愧地再次踏入园子时,我意外地看到了三江客、小鱼、苗满红君、雷江君、行走的花儿、李自新君、含雨、温海玉、吴公同和、夏雨等等老朋友来访的足迹。有的关心地问候,“好久不见温玉儿,在忙什么?”有的则比较直接地说“等着读你的文章呢,玉儿最近怎么没有更新?”有的让玉儿忙碌中要保重身体,有的说“春天来了,玉儿该放下忙碌的工作,去亲近大自然了!”那些未曾谋面的陌生的熟悉人,他们肯定是乘兴而来,但看到的是玉儿满园的荒芜,一定败兴而归……而且还看到有几个朋友,他们是多次来访,但只是见到园子几株老苗枯立于此,久而久之就不来了,因为这里没有风景……


是我,让朋友们大失所望,我悔恨不已。一年后的今天,我依然在2013届高三挣扎、奔命。但是,工作的征途还很长,我不能总以忙碌为借口,而荒了园子,乃至荒了人生。所以我也要对自己说:“宝贝,拾起你的笔,你曾经开了好头,继续写下去,不要辜负那些老朋友,更不要辜负了那一小块园子。是园子,就该葱绿。”园子虽不大,也没有什么风景来怡人,更没有什么果实款待来客,但是有了园子,就有了责任,只有惨淡经营,才能恢复绿色和生机。身为人师,常常鼓励自己的学生不要停笔,坚持写读书笔记,学生们的文章大有长进。对学生,尚且能给他们的瓜田浇水,奈何总腾不出时间给自己的瓜田浇浇水施施肥,让自己的瓜田也葱茏起来,旺盛起来,虽不期待遍地结满瓜果,但总不至于再度荒芜。


于是今天,在这个大好春光的日子里,我再度入园,挥动锄头霍霍除去荒草,撒下颗颗种子,给瓜田浇了第一瓢水,希望不久的将来,这里又是一片葱绿……

我们都是一颗花种

     听说山上的桃花要谢了,再不上山就来不及了。今天下午,难得的闲暇,我和母亲登上了屋后的金凤山。上到半山腰,就看见了对面山坡上漫山遍野的桃花。那一片片红,一片片粉,真是太抢眼了!我弓着腰,卯足了劲儿,朝着那一片“桃花源”爬去。一路上,大自然甚为热情,它用自己的丰富和博大犒劳了辛苦跋涉的我。我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真是太神奇了,在这个季节以各种色彩来彰显着她的活力。

     那高大的梧桐,稀稀疏疏地挂着些白色的铃铛;那绿色的榆钱,层层叠叠,紧凑成一团一团,远远望去,像一朵朵繁盛的绿色的花;只见那一株株柳树,如长发垂下,尚未开放的柳絮像挂满了一条条鹅黄色的蚯蚓。路边的梨花,素淡宁静,微风过时,花瓣轻轻颤抖,像无数白色的蝴蝶在枝头翩翩起舞;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花,更让人爱怜,米粒大的紫色小花,紧紧的缠满枝条,像成熟的稻穗垂下了头;虽然还没爬到山头的“桃花源”,但沿途零星地长着几棵桃树,让人想起少女绯红的脸颊,像他们害羞时脸上的一片红晕。他们有的迎风初绽,嫣然含笑,有的含苞未放,像少女初妆,有的将长长的花蕊外露,蕊丝上的花粉尚不均匀,像大眼睛女孩的刚刚涂上的睫毛膏,一缕一缕的。脚边时不时地冒出一些无名的红色的小花,紫色的小花,黄色的小花,与高处占尽风头的花儿相比,他们似乎并不引人注意,但是有没有人欣赏,似乎并不影响他们展示自己的风采,他们不需要攀上高枝,只要有足下的一寸土地就可以把青春点燃。


     这些花,有的傲立枝头,绚烂夺目;有的匍匐于地,默默盛开。它们不论高下,一起诉说着春天的故事。


     我想,我们每一个人,本来都是一颗花种吧,经历过十月怀胎漫长的等待,就如在黑暗的泥土中积蓄力量,在今生把生命怒放。


    有的人,出身豪门,命中注定今生是一株牡丹,雍容华贵。有的人未必出身高贵,但是有着富贵之命,历代的皇后娘娘大概就是这样吧,即使出身卑微,但只要一脚踏进了皇宫,便一生享不尽荣华富贵。


     有的人一生坎坷,但你想起他时,不是怜悯,而是敬仰,就如司马迁,他让人想起傲雪怒放、凌寒盛开的梅花。就像李清照,让人想起白霜之下的菊花,虽然凄苦,但不免清香四溢。有的人,就像温室里鲜花,娇嫩无比,经不起一点风霜雪雨,就像张国荣,正当盛年,却过早凋谢了。


     有的人如月季,常年盛开,持久馨香。就像邓小平,就像宋庆龄。有的人如昙花,花期短,就像霍去病,就像王勃,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却美艳无比。大概人生的花期不在长短,而在是否怒放过。


      有的人如迎春花,早慧,如王戎,自幼聪颖,风姿秀彻,如骆宾王,七岁吟成《咏鹅》,留名千古。有的人如腊梅,大器晚成,如姜子牙,直到暮年,才有施展才华的良机;如齐白石,27岁才学画画,56岁才大胆突破自己,转变画风,从而声名大振;如刘邦,47岁称沛公,55岁即帝位。可叹的是,早慧的人,是因为他真的聪慧,大器晚成的人,未必愚钝,只不过掩埋太久罢了。


     有的人,如百花园里的一株花,喜欢与别人争芳斗艳,喜欢活在俗世里;有的人,如空谷幽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无人欣赏,但又何妨。“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


     有的人如牵牛花,喜欢攀援别人的高枝,来标榜自己;有的人终其一生也只是一株铺地的小草,虽然不被人注意,花朵也微小,但是仍默默盛开,去做名花名草的陪衬者。


     朋友,如果问我是一颗什么花种,今生开的是什么花?我想,我也许会是一株夜来香,当繁华已尽,夜幕降临的时候,我轻轻地抬起头,以月儿为伴,悄悄地绽放。也许我的香气不浓,但足以让自己陶醉,也许这若有若无、淡淡的清香会随着风儿飘到树上,给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增添一丝浪漫,也许会飘进窗户,给熟睡中的人们多一点夜晚的情调。也许他们的梦中都不会有我,他们都不会知道夜来香来过,不曾感觉到夜来香的芬芳,他们都不曾听见夜来香花开的声音。也许有一天,夜来香凋零了,大家都没有在白日里目睹过她的花容,把它当成一株不会开花的草,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不是每个生命活着都被别人欣赏,都被别人盛赞,只要自己的生命怒放过,尽力地怒放过就可以了。花香如何,别在意,有过生命,还怒放过,这就是做一株花的福气了,感谢蓝天白云,感谢大地后土,感谢阳光雨露,感谢在我枝头停留过每一只小鸟,这些都是我夜来香存在的意义。所以我不惧怕凋零,我惧怕我拥有这些却没有珍惜,拥有这些却没有怒放过,愧对最原始时的那一颗花种。


     生而为花,我会积蓄勃发的力量,好好盛开一回,默默地吐露芬芳。生而为人,默默地以知识和美德滋养自己的心灵,我竭尽所能爱生命中每一个与我有关的人,做一个问心无愧的人,当有一天我如花凋零的时候,我会微笑着说:来一回人世,真好,现在离开,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