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的名片

        有好多人说,听我的口音,大概断定我是山阳人。淡淡莞尔之后,便对山阳产生了好奇。眼下正是春暖花香、草木抽芽之际,我决定移步山阳,去看看那个“冒充”我家乡的神秘之地。


    那个周末,我和点点预备攀登天竺山。汽车驶入山阳之后,天降中雨,于是我们只能中途易辙,去了古朴典雅的漫川古镇。因雨与天竺缘悭一面,这让我于心不甘。上个周末,适逢天朗气清,我和宝贝再次启程,下定“不去天竺不回头”的决心。
    虽然之前对攀登的艰难早有耳闻,但我还是低估了此山的险峻和迢远。我和宝贝乘索道至半山腰,举目仰望,看到天竺之巅。我以为那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便慨然前行。起初,坡缓路平,我们边走边将四周美景收之摄像机。不料渐行渐陡,然“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行至愈险,所见也愈奇。巉岩壁立,枯木倒地,古杉参天,虎豹之石,虬龙之松,栖鹘之巢,幽深之堑,尽收眼底。再行便至更险处,有恐高症的我,往往已经自顾不暇,遑论拍景。点点身轻如燕,路虽崎岖,却能如履平地,步伐轻盈,于促狭之栈道上雀跃欢呼,翩然起舞,遇到奇观,便惊呼长啸,可一回眸,却发现胆战心惊的我被遗落在十米开外,于是跑回来拉我一把。转了九九八十一道弯之后,忽然发现,远处峭壁之上,一亭翼然,招人憩息。于是我们又向此亭迈进。沿途巨松遮天蔽日,松下竟有积雪斑斑。谁料,山风遽起,哗然呼号,草木震动,松涛汹涌,随之骤雨袭来,顿时脚下平添一层湿滑。一路跌跌撞撞,终于抵达了那亭子。伫立亭中,放眼望去,四周群山已在脚下。烟雨迷蒙中,尚能望见对面山上梯田井然,阡陌纵横,农舍已远小成一个个火柴盒。俄而雨歇,远近山峦云雾缭绕,渐渐地,自己仿佛已置身于云海雾涛之中,四周群山已然隐没于云雾烟霞之中。此刻的自己,不是神仙,已沾有三分仙气了。
    山中云雨来去匆匆,很快,太阳在云层中露出半个脸,山中“众神”迅速腾云驾雾而去,“仙境”也随之消逝。站在亭中朝下凌空一望,没有了云衫雾裾,万仞绝壁的光滑胴体昭然若揭,暴露于天光之下。我一阵眩晕,两股战战,几欲后退。不料身后是一“牛背梁”,我惶惶不安地趴上“牛背”,改直立行走为手脚并用,匍匐前进,不敢顾盼左右,点点则咚咚咚地跑完“牛背”,坐在阔地处的虬根上给我鼓劲。我以为如此便到了山巅,不想眼前却出现“清风岭”“北峰”“云盖观”“天竺大顶”四个方向的路标。看来我们才走完全程的五分之一。
我们下了这座山,又上了那个梁,下了那个梁,又上了那个岭。同一座山,在这个岭上和在那个梁上看,是截然不同的风景。每一座山都有与他山不同的风姿,每一道梁都能眺望到远处新鲜的旖旎风光。当我们终于在峰回路转中见到了那个久违的索道口,顿时眼前一亮,疲倦的双足可以暂得一憩了。
    下了山,站在山麓对着背后的天竺做临别的回眸一瞥时,忽然发现,那个号称“天柱”的山峰,我们竟然绕过去了。原本,鉴于它的陡峭,我们只准备站在这个“擎天之柱”下向天仰望,近距离地目睹它的雄姿,谁料当自己置身群山中时,峰峦如聚,松涛如怒,山路蟠曲,又多歧道,迷迷糊糊在那些岭那些梁中游走观赏,竟错过了众山之首!这正如逛庙没拜真佛,有点遗憾。不过留点遗憾也好,这样,我下次还可以有借口再来山阳。
    的确,有朝一日我还要再来山阳。因为曾经邂逅的一些人,那么匆匆,无缘再见。如来天竺山,也许会有机会与那些记忆中的面孔再度重逢。
    那些人,是我前往天竺的路上邂逅的过客。匆匆偶遇,匆匆离散。如今虽时过境迁,可那一张张脸孔,却未能相忘。
    那天是周五。是学校里放学的日子。当我和宝贝踏上开往天竺的最后一班车,车上已经没有座位,很多急着回家的学生站满走道。司机旁边的发动机盖上也坐满了人。正在我踌躇是否退票之际,坐在发动机上的一个中年妇女,把点点拉到跟前,抱在她的怀里。并告诉我,车已启动,让我站稳扶好。
     为了宝贝的安全,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她抱着我的孩子,就像抱着她自己的孩子那样自然。她四十五六的样子,皮肤微黄,额头、眼下、嘴角有细纹丛生,一脸的平和安详,眼睛略微浮肿,却透着和蔼、亲切、慈爱、母性的柔光。她的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小脸贴着她的胳膊。这显然是她的孩子。我连忙让点点起身,告诉点点:她坐的那个位置,应该是哥哥的。可是这位母亲却侧过脸去跟小男孩讲:你已经八岁了,妹妹还小,妈妈要照顾这个小妹妹。小男孩点点头,很温顺地把脸贴在她肩上。车子匀速行进中,我的心里暖流涌动。询问中,得知她是山阳法官人,带孩子到县城读书,顺便卖点小吃给孩子赚点零花钱,今天周五,和孩子回农村锄地。虽是一个寻常妇人,可能不一定有多少文化,也不一定见过什么世面,却懂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朴素道理,并能践行。我的内心,油然而生的不仅是谢意,更是敬意。

    到了既定的地点,司机示意我们母女下车。我从她的怀里牵过点点的手,向这位同路的妇女告别道谢。我将前往天竺,她将前往法官。我们不是朋友,更非亲人,只有一车同行的缘分。但当汽车再次启动,驶向远方的时候,我站在风中向她挥手,内心的感动化为眼里的潮湿……
    我以为此地正是天竺山脚下,从路标得知前往天竺山麓还有八里路。此时天色已晚。正在我犹豫之时,两个和我们同时下车的女孩走了过来,一看便知是高中生。简短交谈之后,得知两个女孩家住天竺山后面更远的深山里。看到我带着孩子,其中一个女孩主动提出愿意带我们到附近她舅舅家住宿,次日再行登山。很快,她舅舅、舅妈一家五六口人站在院子里热情地迎接我们了。安顿好了我们母女,两个女孩辞别了舅舅一家。眼看天黑,我也极力地挽留她们今晚留宿舅舅家。但女孩们说,已有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很想早点见到父母,她们结伴而行,有手电筒照亮,不会有事的。说完,飘然而去。
    这两个来自山阳中学的女孩,淳朴可爱,善良热心,她们那明眸皓齿、双颊微红的样子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
    我是个幸运儿,两次山阳之行邂逅了好多热肠古道之人。在公共洗手间主动帮我看孩子拎行李的陌生女孩;在农家乐对我家宝贝格外照顾的女主人;在酒店我们点餐之后热心送给宝贝免费品尝豌豆荚、香椿鱼的老板娘……
    此去天竺,虽然路途迢迢,旅途劳顿,然而,一路心情愉悦,因为不仅山清水秀,而且钟灵毓秀。天竺山,不愧为山阳的招牌,陕南的名胜。那淳朴热心、友善助人的山阳人,更是山阳的名片,天竺景区的无声广告。
    回来的路上,我乐滋滋地想,难怪山阳可以“冒充”我的故乡,原来胸襟博大的它把我当本地孩子一样接纳和爱护。愿所有前往山阳的旅人都有和我一样宾至如归的感觉。

樱花之美

     常在很多作品中看到作者大赞樱花之美,我不由得心生神往之情。此前,又读到一篇文章,说的周恩来临终时希望再去看一看日本的樱花,遗憾的是总理的这个愿望最终未能实现。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花,让一代伟人,即将仙去之时如此牵挂在心。但愿总理的天堂里开满了樱花,一如他魂牵梦绕的那样。如此,樱花这一种植物,让我对充满民族深仇大恨的日本,有了一点原谅。然后,我至今也没有亲眼目睹樱花的芳容。我渴望这样的机缘。

     今晨,朋友H打电话让我到与商中园毗邻的党校去买一个CD。这个单位,与我们的园子只一墙之隔,然多年来无事不蹬三宝殿,大有“虽鸡犬相闻,然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原因很简单,一,里面没有我认识的人;二,里面没有我需要见的人;三,里面没有我牵挂的人;四,里面没有我要办的事。晨曦微吐之时,奉朋友之命,我屁颠屁颠地踏进这个院子。


进门后,绕过一栋古楼,从它的侧翼下穿过。大院里一副“人迹罕至”的样子,顿时我如入无人之境,踱着方步在院子里东张西望起来。一抬头,我惊呆了:满树繁花,静静地在晨曦中绽放,一如一个盛装待客的美人,笑靥堆满娇嫩的脸庞,她笑得那么温婉,那么开心,那么高雅,那么脱俗,低调矜持,却又奢华至极,她不言不语,不动声色,用她那调皮而又明亮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似乎在说“欢迎!”


我像一个胆小害羞的少年,在一个林荫小道上邂逅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梦中女孩,一时间手足无措,似有成千上万只小兔子在我的心口扑通乱跳,我结结巴巴地在心里说:“樱……樱花,你真的是樱花吗……”我平静了一下,壮着胆子向我的梦中女孩走过去……她并不在意我的怯懦,依然温柔恬静地笑着。


她那甜美而清新的笑容给了我力量,让我战胜了自己的羞怯,呆呆地站在她的身旁,仔细打量起她来。她果真是一个花中仙子。她周身穿着粉红的霓裳羽衣,羽衣上缀满了无数的花朵。它的花瓣层层叠叠,像天边一片片的轻云,像少女双颊的绯红,将中间那淡黄色的蕊层层围住,每一片花瓣都被造物主用剪刀精心裁剪成宽度不一的齿状。这些姐妹花似乎很懂得团队的合作,她们中的每一个,并不要一枝独秀,一朵与周围的五六朵携手构成一个大大的圆圈,远远看去,似乎是编织的花环。有的因为手臂伸拉得不够长,拉成的圆圈比较小,所以这五六朵的花就构成了一个紧紧簇拥的花团。然而她们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姿态站立在枝头,都在这个早晨占尽春色。


我站在树下,想要倾听每一朵花的絮语,让她们讲自己的前世今生;想要嗅到他们芬芳的香味,让她们浸入到我的每一个毛孔;想要看清每一朵花的娇容,以便梦中相会时我能准确地认出她是哪一个枝头的花魁。这绚极了的花,谁在陪衬呢?叶。我这才想到了她的叶。当我看到了她的叶时,我惊呆了,她的叶简直和樱桃树的叶子毫无二致,我又仔细观赏了她的枝干,我完全确定它的名字,对,她一定是樱花,因为她的枝干也是樱桃树的枝干。我知道,造物主在制造他们的时候,一视同仁,樱花容貌姣好,天生丽质,那就让她供人们观赏之用;樱桃树花容平凡,就赐给她甘甜的果实,让人们迷恋她的味道。总之不能厚此薄彼,这样樱桃树和樱花二姐妹,从此以后,一个精心梳妆,专门站在风景迷人的街区,迎来送往,让人们流连忘返;一个勤恳劳作,专门站在田间果园,等候贪食甜果的孩童攀高采摘,以飨他们的远道而来。


当我手持CD从党校出来的时候,晨风吹起了我额前的发丝,我想象,身后那站立在风中的樱花树上,有无数只蝴蝶在晨风中翩翩起舞,她们在窃窃私语,猜测我下一次来访的时日;还有无数的姐妹花手挽手围成一圈在晨风中载歌载舞,在欢庆这个美好的早晨。


朋友,明天早上,后天早上,大后天早上,以后的每一个早上,我请客,不是请吃饭,请唱歌,请泡温泉,而是请赏花,请观赏那绚丽至极的樱花。一场由我做东,由造物主盛情款待的春天盛宴——来吧,朋友,我请客!

世园会赋

长安故都,西安新市。千年帝都,大唐神韵。泱泱华夏,此为源脉;丝绸之路,此为起端;秦俑奇观,此为故乡;钟馗镇宅,此为故里。浐灞二河,幽幽淌过;五岳之华,巍然屹立。灞桥名区,展世界园艺之珍奇;西安市府,邀中外名士之驾临。雷公刚军之雅意,邀吾共赏,一时商中夫子,老幼同赴。心怀感激,卯时登车,吾侪何知,躬逢胜会。


时维六月,序属盛夏。群山碧而丹水清,烟光凝而晨风微。树速退而车疾驰,越秦岭而穿深隧。临千帝之长安,得旖旎之世园。


一入园门,榴娃笑迎,夫子竞争,与之合影。兴致盎然,正欲携手同游,哪料人潮汹涌,夫子皆隐没人海之中,瞬间失伴。正怅然间,却见一条长龙蜿蜒而去,乘势望去,直抵长安塔底。此列队登塔者盛矣!寸阴如金,不敢列队等候,入园时,雷公期酉时咸集于广运之门,同返商州。踽踽独行,南北岔道如麻,一时不知所之。唯择人稀者趋之,因恐游者众,以挡去路。


乘兴向前,木槿、龙胆、锦带、繁星,花繁蕾密;霞草、鸡冠、凤仙、茉莉,姹紫嫣红;石榴、木槿、紫薇、飞燕,异彩纷呈。红黄蓝紫,尽收眼底。争奇斗艳,千娇百媚。人言百花齐放,不足道也,实乃万紫千红者也。或知其名,或未知其名。徜徉花海之间,俗情为之一扫,直感叹: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观?


方沉湎其中,忽然有人后背轻拍,回顾,乃三女公子也。失散已久,竟有他乡遇故知之感。忙紧攥其手,唯恐再次失伴。忽闻友人惊呼,顺手势望去,乃见两绿色大手悬于半空,作拍摄聚焦状,定睛一看,方知由无数绿草锦簇而成。盖冀诸游者入园必要尽兴,尽兴必要拍摄以留恒久之忆矣!园主之匠心,可谓独运矣。及至观完全园,方知不仅巨手,亦有巨象、巨蜗牛,乃至大熊猫、金丝猴、朱鹮、羚牛,皆有“花草之躯”矣。鲜活花草,拼成动物,而且栩栩如生,实为世园之一绝耳。可惜如是奇观,却未能裸照,每每看到心动景致,欲拍摄之,无奈左移右挪,亦无法躲过攒动人头,终不能如愿,遂摄了无数头颅入镜。


游完日本、韩国、泰国各馆,前方忽现浩渺湖泊。湖边杨柳依依,长安塔以及各国屋舍倒影其中。及其后游完全园,方知如此辽阔湖泊,竟有多处,湖上鸭子、鸬鹚尽情嬉水。快艇疾驰而过,喷泉冲天而起,时而如圆灯,时而如烟花,时而如飞鸿腾空而起直上云霄,时而如蛟龙潜入湖底不见踪影。


长安花谷,椰风水岸,灞上人家,风格迥异。草木虫鱼,应有尽有,各种景致纷至沓来,令人应接不暇。国际园、欧陆风情,本是吾辈猎奇之重地,谁料皆是金银琉璃皮革等饰品,凉帽、香珠之类,丝巾、碗筷之属。叫卖之声此起彼伏,初误入几国,所见雷同,后径直走过各国国门,懒入其内。稍异者,或有碧眼黄发者歌于园中,或有黑面厚唇者鼓于园中,如是而已。


午时之后,烈日当头,饥乏交迫,脚板生疼,正欲席地而坐,休息片刻,忽有一抹翠绿映入眼帘,竹也。四女公子倦意顿无,疾入竹林拍摄,速按快门,手势快如骤雨,一番酣畅淋漓之后,意欲返回,不料游者如蚁,络绎不绝,紧随其后。谁知一旦误入竹林深处,竟如入迷宫。竹密路狭,不得其返,小径迂回曲折,盘盘焉囷囷焉,时有天桥,上上下下,不见出口,未有尽头,吾辈虽爱竹君子,无奈困于竹林,赏竹之趣全无。身后游者叫苦不迭,有幼童瘫坐于地,失声哀号,非效阮籍穷途之哭乎?呜呼!迷途至此,全在技师之一念,莫非戏耍游者乎?


后行至沙塑区,连理枝堪称一绝,情侣亲昵相拥,手指末端化为枝叶。白鹿原,白雪公主,建党伟业,小人国,希腊神话,人物惟妙惟肖,或坐或卧,或捋须,或吹奏,或开怀大笑,或矜持微笑,或托腮思忖,或凝神远眺,神态各异,未有相同。已而至世界名犬馆,好奇之余,随人流进入。牧羊犬、 贵宾犬、 拉布拉多犬、苏格兰牧羊犬、藏獒、爱尔兰水猎犬、萨莫耶犬,品种各异。本想一睹世界名犬之面目,谁料诸犬日日亮相,早无新奇,唯有疲倦,此时皆已午休,或背对游者,或尾对游者,吾见诸位名犬无心应客,唯有速撤。


中国园内,无非亭台、楼阁、舞榭、水池、奇石、雕塑、水车、花草、虫鱼。此时已身心疲惫,全无游兴,只管赶路。赶至商洛园,短暂停留,见一茅屋,赫然铭曰“商山四皓”,屋外有四核桃,大若巨石,雕塑而成。安康园见倒写四字,赤,苦读莫辨,水波微漾,久凝池中倒影,惊现“水映螺峰”, 亦可读“螺峰映水” ,水中游鱼,亦赤,此微动四字与水中游鱼相映成趣。如不细瞧,定不能分辨是鱼耶?抑或是字耶?铜川园,高空悬挂一壶,壶口有水汩汩而出,壶下,药王孙思邈默立,此取医者悬壶济世之意也。延安园,宝塔矗立其内。渭南园,华山独展雄姿。


酉时,赶至广运门。车内,诸夫子皆困倦无语。因时之有限,加之脚力不济,故有多处景点遗漏。询问夫子,创意馆内陈列何物。夫子之言,徒增吾辈之恨也。其言变异南瓜、葫芦,其大超乎寻常,一瓜足以供百人食数日矣!葫芦,足有庄周笔下用以飘乎江海之瓠数倍矣!七彩玫瑰者何也?数瓣竟有数色,此集于一花矣!叹为神奇。行走间,忽见猛兽海怪张开血盆大口,咆哮怒吼,张牙舞爪,径直扑来,躲闪不及,以为死期已至,只好闭目等死。久之,未有怪兽动口,遂睁眼偷窥,却见怪兽早已消失,疑惑间,喜闻讲解,此乃三地(3D)投影之功效也。冷汗一身,虚惊一场。至于无土栽培,水鱼混养,机器人劳作,更是百闻不如一见。总之,创意馆内,皆是高科技展出也。


呜呼,吾辈此行,犹刘姥姥入大观园矣,眼界大开。纵刘姥姥当年,又何能见识如此胜景奇观?虽竭尽全力,无奈限时,足迹未及全园诸隅,往往走马观花,景致繁多,未能一一尽览。而一日之内,谁能一一尽览?如欲尽览,唯有搬进世园,长住于此,日日起早贪黑,终能将栏杆拍遍,名花赏完,池鱼尽观,各国齐览,然谁有如此特权?故游者必有同憾,靡不遗漏。慕园中飞鸟,可以栖居于此,不受时、空、资、力之限,随心所欲,欲观辄观,困倦辄息。再者,游者甚众,难免列队,耗费光阴,园中飞鸟却无此虑。


然有如此游历,亦不虚此行。


呜呼!大唐盛世,已去千年。国运几经浮沉,而今终迎来堪与大唐媲美之盛世。近现代内忧外患,战火纷飞,不堪回首。文革时残害有功之人,经济沦为一片荒漠。奇人邓小平横空出世,倡导改革开放,区区卅载,中国迎来经济腾飞。奥运会、世博会,皆为明证。于此政治清明、和平发展之际,作为国人,无不欢欣鼓舞。然非人人皆有诞于盛世之幸,生于昌世之机。此时,此世,此生,弥足珍贵,足惜矣!足惜矣!